首页 >> 跨学科 >> 综合研究
生活美学:环境美学的新拓展
2020年11月30日 17:54 来源:《广东社会科学》 作者:廖建荣 字号
2020年11月30日 17:54
来源:《广东社会科学》 作者:廖建荣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环境美学是美学超越艺术哲学、关注环境问题的重大突破。新世纪的环境美学拓展至生活美学,研究生活的器具美、关系美和行为美。卡尔松从环境的功能美发展为建筑和生活用品的功能美,柏林特从参与的环境美发展为社会生活美,斋藤百合子从自然美发展为生活审美经验和生活用品的道德-审美判断。三位学者探讨了生活美的应用性、情境性、连续性和道德性,涉及生活美的审美判断标准、审美模式和审美价值,推动了环境美学走向生活美学。环境美学应将生态观和环境保护意识渗透进生活美,最终达成环境美与生活美的圆融,在美学的指引下建设优美环境和美好生活。

  关键词:环境美学;生活美学;功能美;审美价值

  作者简介:廖建荣,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博士。

  基金:广东省教育厅创新特色项目“环境美学的论理追求研究”(项目号2018WTSCX023)的阶段性成果。

  环境美学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在审美领域、哲学基础、审美模式、美善关系等方面重构美学,展开环境保护实践探索,是美学超越艺术哲学、关注环境问题的重大突破。新世纪以来,环境美学更是将美学的研究领域拓展至日常生活,诞生了生活美学。卡尔松、柏林特和斋藤百合子等重要学者分别研究生活的器具美、关系美和行为美。卡尔松从环境的认知和功能美发展为建筑和人工制品的功能之美,柏林特从参与的环境美发展为社会生活美,斋藤百合子从自然美发展为生活美的审美经验以及人工制品的道德-审美判断。环境美学拓展至生活美符合其自身发展规律,也是美学的新趋势和新阶段。

  一、 卡尔松:从环境功能美到日常生活功能美

  作为环境美学主要开创者、科学认知主义的代表人物,卡尔松研究自然环境和建筑的功能美,以环境功能性的实用功利为审美判断的标准。卡尔松的自然环境功能美与生物生存的生机美——有利于生物维持自身生存及其物种延续发展的美——紧密相关。功能美可以帮助人们关注自然环境的审丑,如湿地或沼泽有乱草、苔藓、死水等不美观的景象,掌握了湿地和沼泽对生态维护重要性的知识后,能够正确地对其展开审丑欣赏。功能美还有助于与时俱进地认识和欣赏建筑,如马德里大广场原先是皇家庭院,后世随着社会和市场的发展,转变为满足公众集会和交易的公共空间。

  卡尔松以功能美切入生活美学的研究,指出功能是生活审美的普遍性标准,是判断日常生活器具和行为是否属于审美的依据。卡尔松批评近代美学的非功利性、艺术的自治等原则,而审美的功能性原则可以追溯到苏格拉底的“美即有用”;比起自然和艺术,功能性本来就是人工制品的根本属性。

  卡尔松认为杜威的《艺术即经验》是生活美学的主要理论资源:杜威的审美经验克服了传统美学的艺术崇拜,消解了审美的非功利性,将审美重点从对象转移到了主体,审美领域由此扩大至日常生活,并涉及到人的各种感官。“杜威的基本目的——通过在更广泛意义上重释传统的审美概念,为日常生活美学开辟了道路”1。然而这也产生了一个问题:生活美学的审美愉悦如何区别于感官快感?以审美主体为中心会消解审美的非功利性,运动、洗澡和品尝食物得到的快感和审美愉悦没有实质上的区分,只依靠“美”和“快感”的语言差异来进行区分。卡尔松由此提出生活美学应该放弃杜威的审美经验中心论、打破“审美是一种愉悦”的传统,将审美的判断标准回归审美对象,即审美对象的功能美:“如果我们根据自身去理解它,而不是通过审美的快感主义方法的角度审视之,我们将发现:这一概念为日常生活审美提供了一种新鲜且更有成效的方法。”1

  以功能美作为生活审美判断的标准,可以将审美愉悦和身体快感区分开来。首先,功能美需要相关的功能知识,而身体快感纯粹是身体的感官感受,并没有涉及功能知识。其次,功能美的相关知识有助于人们更好地生活审美对象的功能性,促进人们对其展开审美欣赏。最后,功能美能够使生活审美欣赏具有深度和本质:生活审美欣赏总是以艺术欣赏作为参照,缺少本质性的批评、知识和专业理论,“功能概念准确地提供了那种要求强调批评的知识资源。若日常生活对象的审美特征是一种功能之美,那么,恰当地欣赏那些对象就要求我们具备关于那些对象功能,以及它们如何实现其功能的知识。”1卡尔松的功能美为生活审美提供了判断的标准、意义、展开评论和分析的理论体系,维护了康德的审美普遍性原则,同时也避免审美沦为个人主观体验,对生活美学有着重要的价值和启示。

  二、柏林特:从参与的环境美到参与的社会生活美

  柏林特与卡尔松并称为环境美学的双子星座,作为人文主义代表人物,提出了参与(engage)理论。参与理论以经验为本体,美学领域不再以审美对象为界定准则,审美领域也不再是艺术至上,环境审美的合法性得到认可。于是审美经验不仅包括了艺术审美经验、自然审美经验,还包括了环境审美经验甚至社会活动审美经验。参与理论挑战了传统美学对象化、静观和非功利性等美学原则,反对艺术审美的对象模式,认为环境审美属于情境性:“当我们意识到美并非是对象性而是情境性的,于是美具有情境关系。”2因此情境性的环境审美需要人的参与,提倡主客合一,注重人的身体感知与个人经历、历史、文化的结合。参与理论强调人与环境融合的连续性和情境性,既有欣赏者的主动参与,也有环境的邀请性特征;审美感官从视觉、听觉拓宽至人所有的感官,环境和文化共同塑造人的感知;欣赏者个人情感参与的背后,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背景。

  从参与审美的连续性和情境性出发,柏林特指出环境美学和生活美学具有关联性:“与环境美学相关的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可以将审美感知扩大到日常生活的情境和事物。”2而生活美学的情境性使参与成为核心:需要以一种开阔的心态融入艺术、环境或日常生活的审美中,由文化习俗、教育、个人生活实践共同构成的知觉是审美的关键,欣赏者文化习俗、个人经验等的参与成为审美的重要构成部分。生活美学与环境美学还具有许多相似的情境性要素:审美的参与性;由文化习俗、教育、个人生活实践共同构成知觉;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和运动知觉共同构成的感官联觉;每一次审美具有独特的体验和意义;审美体验的多样性等。

  柏林特肯定环境美学参与理论对生活美学的意义,以情境性和连续性研究日常社会关系的审美。合适的社会礼仪是一种规则性的行为,如优雅的风度、文明的举止,是服务于社会合作、使参与者感到愉悦的习俗和交流技巧,具有感知、连续性和参与性等要素,是社会的审美情境之一。某些特殊的社会具有审美意义的和谐,如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少数民族福伊的语言和种族的住处、活动紧密相通,福伊的吟唱诗歌将人们的身心、生死连结为一个连续性的统一体。普通社会中,人们与小孩子交往的关系常常成为审美情境:愉悦感和情感促进人的感知,并伴随着独特性、相互性、连续性和参与性等要素。柏林特还将“爱”和“美”联系起来,认为“爱”具有强烈审美情境的特征:“然而,最深沉、最强烈的社会审美情境或许是以‘爱’的方式所呈现的。”3爱也是一种参与:消除了一切障碍和边界的在场感和融入感,具有相互交流的连续性,并且发展出亲密的联系。爱的参与还体现在彼此的情感共鸣,唤起一种分享生活的感觉,这都是参与审美情境的典型特征。

  柏林特由此提出:“审美在个人或社会的人际关系中有着重要地位,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一种社会的审美不仅表现于友谊、家庭和爱情等关系中,还表现于教育和工作关系中。具有社会功能的日常环境设计和特征应用,必然让审美决定和审美体验发挥作用:从服装的选择、设备的运用、物品的包装、家庭的管理和护理以及日常生活的其它对象和因素,到人事政策和雇主-雇员的关系结构,即社会生产和贸易结构。”4柏林特试图以审美的社会关系会发展出新的社会秩序:一种非专制、非等级性的社会制度,摈弃任何形式的暴力、不合理的权力诉求,以相互支持、促进合作的爱的模式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为一个更人道的社会提供基础。柏林特的生活美学不仅推动日常生活和社会关系的审美化,更是建设美好社会宏愿的理论根基。

  三、斋藤百合子:从自然美到生活美

  作为环境美学的重要学者,斋藤百合子早期研究知识、文化和神话在自然审美中的作用,近年投身于生活美学的开创。在《生活美学》一书中,斋藤百合子从环境美学理论出发思考了生活美学的领域、体验、特点和功能,成为生活美学的重要理论基础。

  斋藤百合子分析了生活美学对环境美学审美领域的拓展。她承认环境美学冲破了艺术哲学的局限,使美学研究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然而,即使美学的领域拓展至自然、环境和流行艺术,我总是觉得这个领域还没有宽广到涵盖我们审美生活的每一个方面。”5斋藤百合子认为从工业产品、办公室、住房到衣服、玩具等生活场所和用品都应该成为审美对象。她提出以活动为中心,关注审美的日常性、情境性和实用性:“就‘美学’的领域而言,应该包括了我们对所有物体、现象和活动的感知和设计能力。”5从保持距离的静观转变为人持续的活动,使生活美学可以超越特殊情境的艺术,研究生活的日常情境。因此家庭事务、工作、旅行和娱乐这些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活动,都属于生活美学的研究领域。

  斋藤百合子在生活审美经验层面提出“审美气氛”,如紧张、放松、快乐、忧郁、邀请、拒绝、兴奋、呆滞等等。斋藤百合子以纽约的感知丰富多样为例:“有多少人曾经去过纽约,并感受过这个‘感官之地’?当我们行走在街道上,穿梭在脚下的地铁引发一阵阵颤动,的士的喇叭震耳欲聋,摩天大楼环绕四周,空气中飘荡着烤栗子和椒盐卷饼的香味、街头音乐家的萨克斯旋律。这些要素共同构成了城市的活力与疯狂。”5斋藤百合子还指出婚礼的会场、鲜花、服装、音乐、菜谱、座位安排和装饰、演讲致辞等,都属于婚礼的“审美气氛”。人们时常感受到生活中的“审美气氛”,由于不能清晰地定义、缺乏明了的框架展开分析,所以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审美气氛超出了愉悦和积极等审美经验的局限,将审美体验扩大至沮丧、忧愁、失望、枯燥等,美学涵括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生活美学最大的特点是易逝性,事物或活动不可避免地发生变化,无法一直保持原有状态。生活美学的变化易逝与环境、事物自身尤其是时间的变化相关,反映了日常生活的属性。审美趣味和审美态度决定了人们对事物与人生变化易逝的观念。斋藤百合子由此思考“整齐”、“凌乱”、“清洁”、“肮脏”、“有序”和“混沌”等生活美学情境的力量。整理杂物、清洁家庭、收拾衣物、个人卫生等日常活动是日复一日、永无止境的审美实践,切切实实关系到每个人的生活状态。即清洁、整理生活起居物品和个人卫生除了实用目的,还有审美目的,而且这还关乎到个人的性格和道德品行。整洁是人为的结果,表现了人的努力,同时也使每个人都在这种审美实践活动中成为专家,具有真正的普遍性。生活美学还包括了人的外貌——从面容到着装:“比起个人拥有的态度、性格和价值观,外表更容易获得人们的关注。”5即外表是个人价值观和态度的反映。于是个人卫生和外表等生活活动兼备审美功能与伦理功能。

  斋藤百合子还以其最熟悉的设计为切入点,指出日常生活用品、环境与人的行为一样,都具有伦理道德方面的判断,她称之为“道德-审美判断”。如具有关怀、体谅、敏感、尊重等人性化观念,或者缺少关怀和感知上的考虑。虽然说日常用品与环境离不开它们的功能考虑,但是在材料的选择与组织上,应该关注物质、使用者和居住者的呈现、表达与反映。道德品质不仅反映在行动上,还可以反映在敏感、尊敬的设计物的创造与欣赏上。即日常用品和环境的感知考虑与实用功能都涉及道德评价,有助于道德的提升。如工厂的修建既要考虑生产的便利性,也要考虑工人工作的舒适、健康的保障;而破坏广场、公园等公共空间的整洁,既是审美问题也是伦理问题。斋藤百合子最终目标是通过生活美学促进伦理的提升、社会的进步:“任何良好的社会,尤其是注重公正、自由、平等与福利的社会,必须创造充满关怀的社会环境与用品,为人民提供好的生活、培养人民的美德。”5因此生活美学不仅丰富了人们的日常审美活动,还可以帮助人们关注生活审美的深刻意义,激发负责的态度与行为,推动社会的进步。

  四、环境美学拓展至生活美的合理性与必然性

  卡尔松的从环境功能美到日常生活功能美、柏林特的从参与环境审美到社会生活审美、斋藤百合子的生活审美“审美气氛”和生活用品的道德-审美判断,分别探讨生活美的应用性、情境性、连续性和道德性,研究领域从生活器具、生活行为到社会关系,涉及生活美学的审美判断标准、审美模式和审美价值,对生活审美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环境美学拓展至生活美学,是美学学科发展的必然性。塔塔尔凯维奇在《西方六大观念史》区分出三种美的范畴:一是最广义的美,包括日常生活美、艺术美和道德美,是古希腊原始的美的概念;二是纯粹审美意义上的美,只涉及引起美的体验的东西,包括了色彩、声音、以艺术为主的人造物品,是现代美学的核心;三是审美意义上的美,但是只局限于视觉,即只是线条和色彩。塔塔尔凯维奇总结西方审美领域两千年的演进方向,是从广义的美的概念到纯审美的概念、从世界之美演变为艺术之美。因此从艺术美到环境美再到生活美,是美学回归广义美的传统。杜威从艺术是一种生活经验、舒斯特曼从艺术的实用性和身体审美意义的角度,呼吁美学回归生活,是生活美学的先声。然而只有环境美学的滥觞,才能推动生活美学的形成和兴起。

  首先,环境美学突破艺术审美的束缚,为生活进入美学的殿堂扫清了理论障碍。近代以来,“艺术哲学”几乎就是“美学”的代名词,美学的研究领域局限于艺术。17世纪鲍姆加登提出建立美学学科,就是以艺术为感性学的主要研究对象:“美学作为自由艺术的理论、低级认识论、美的思维的艺术和与理性类似的思维的艺术,是感性认识的科学。”6黑格尔更是要以“艺术哲学”代替“美学”:“我们这门学科的正当名称却是‘艺术哲学’,或则更确切一点,‘美的艺术的哲学’。”7美学研究艺术是天经地义,研究生活看似天方夜谭。生活美学首先遭遇的理论难题就是“生活何以审美”?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卡娅·曼德卡的《生活美学》将传统美学的谬误总结为三个拜物教、十个神话和四大恐惧。其中最重要的三个拜物教,第一个是美的拜物教,即认为美是独立于主体的客观存在物。第二个是艺术作品拜物教,以艺术作品为美的存在;第三个是审美对象拜物教,只有艺术作品是审美对象,日常生活不能成为审美对象。其实卡尔松和柏林特等学者在建立环境美学的时候,已经率先打破艺术作品对象化的拜物教、审美非功利和保持距离的神话,回答了“环境何以审美”的问题。卡尔松的“科学认知模式”是针对艺术的对象化审美所提出,以科学知识代替对象化的艺术作品和客观化的美,成为审美判断的标准。柏林特的参与理论指出,传统美学的艺术是不涉及日常生活、利害关系的独立自足王国,欣赏艺术要将其对象化,把艺术与周围环境分离出来,显出其与众不同,采用一种有别于日常生活的审美态度加以欣赏。艺术对象不同于日常物品,必须要与周围环境划清界限,被设立为一件独立自足而又完整的作品。这也使艺术成为独立于现实生活之外的审美世界。艺术对象化以及静观、非功利性等审美原则已经不合时宜,远远落伍于审美实践,既不适用于当代艺术,也无法适用于环境审美。正是环境美学提颠覆了传统美学的主客二分,倡审美的功利性、参与性、科学性和生态性,动摇了美学即艺术哲学的理论根基。环境美学的科学认知和参与理论重构美学的哲学基础、审美经验、审美价值和实践追求,张开双臂迎接环境乃至整个人类世界,使生活能够进入美学的领域。

  其次,环境美与生活美具有相似性和关联性,推动环境美学拓展至生活美学。无论是环境美还是生活美,都模糊了边界,具有情境性、实用性、活动性和流逝性。这正是环境美和生活美与艺术作品的本质区别:无法对象化,不是一个无关日常的超然、独立甚至永恒的世界,需要人参与其中,关于人的生活需求。此外,环境美既包括了注重生态的自然环境美,也包括了注重人性化的人造环境美。城市、乡村、建筑、园林和景观等人造环境本来就是日常生活场所,这些环境的审美必然涉及人们生活的各种活动。梅尔乔恩·凯文将“生活美学”定义为:“生活审美涉及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具有广泛性、日常性和模式性,被赋予审美特征。这种具有日常性和审美性的实践有其限制,主要包括五个方面:饮食、服饰、寓所、欢宴和出行。几乎包括我们每天的吃饭、穿衣、居住、社交和外出工作等日常活动。”8可见生活美学的衣、食、住、行、社交和工作等活动都离不开环境,当美学摆脱了艺术哲学的局限,从环境美必然会拓展至生活美:卡尔松的建筑环境和人工制品并非泾渭分明,柏林特的社会活动在环境中展开,斋藤百合子的办公室、住房、广场和公园等环境属于生活场所,审美延伸至生活用品也是顺理成章。斋藤百合子指出了环境美和生活美的紧密关系:“今天的环境美学作为一个成熟的领域,可以告别以好艺术为中心的美学。不仅如此,无论自然环境还是人造环境都时刻环绕着我们,因此环境美学也不能脱离日常生活。”5另一位环境美学的主将艾米丽·布雷迪也认为“生活美学与环境美学有着特别重要的联系,而且它们的研究有着大量的重叠。”9

  最后,美学的应用趋势推动环境美学拓展至生活美学。环境美学是一门实用性学科,产生背景是西方风起云涌的环境保护运动,兼顾自然环境审美和人造环境审美,有环境保护的现实追求和意义,对城市规划、乡村建设、景观设计和评估管理、环境决策、环境美育等实践指导成果显著。生活美学也是以审美促进生活环境、生活器具和生活活动,有着日常生活审美化的现实目标。卡尔松反对审美的非功利,以功能性作为环境和生活的审美准则。柏林特提倡审美与现实世界的连续性,日常关系的审美能够促进先进的社会和政治秩序,艺术应该参与到生活的伦理建设。斋藤百合子从环境审美到生活美学的审美经验以及人工制品(生活用品)的道德-审美判断,最终目的是提高社会的道德水平、推动社会的进步,是美学应用性的新趋势,也是环境美学统一美善、建设美好社会的新动态。

  当然,环境美学拓展至生活美学,并非意味生活美学可以取代环境美学。环境美学的哲学根基是人文、科学与生态,理论资源包括了美学、伦理、艺术、城市规划、景观设计、心理学和生态学等学科,注重环境设计与环境保护,环境美学与生活美学有着本质的区别。展望环境美学对生活美学的促进,是生态观和环境保护意识渗透进生活美,最终达成环境美与生活美的相融,在美学的指引下建设优美环境和美好生活。

  注释

  1[加]艾伦·卡尔松:《功能之美——以善立美》,薛富兴译,郑州:河南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132页。

  2Arnold Berleant,Aesthetics Beyond the Arts:New and Resent Essay.Aldershot:Ashgate,2012,p.205,p.210.

  3Arnold Berleant,Aesthetics and Environment:Theme and Variation on Art and Culture.Aldershot::Ashgate,2005,p.155.

  4Arnold Berleant,Sensibility and Sense:The Aesthetic Transformation of The Human World.Charlottesville:Imprint Academic,2010,p.95.

  5(11)(12)(16)Yuriko Saito,Everyday Aesthetics.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7,p.9,p.9,p.123,p.161,p.8,p.3.

  6(13)[德]鲍姆嘉登:《美学》,王晓旭译,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年,第13页。

  7(14)[德]黑格尔:《美学》第1卷,朱光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年,第3页。

  8(15)Melchionne,Kevin.The Definition of Everyday Aesthetics.Contemporary Aesthetics,vol.11,2013.

  9(17)Andrew Light and Jonathan M.Smith eds.,The Aesthetics of Everyday Life.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2005,p.4.

作者简介

姓名:廖建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