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综合研究
卡尔·波普尔哲学的“贫困”
2017年08月04日 08: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振 字号

内容摘要:如果说20世纪西方政治思想界产生过诸多不能令人信服的“思想偶像”,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无疑身在其中。据说,波普尔发现了整个西方集权主义政治的思想根源:一种追求“乌托邦社会工程”的贫困的历史主义。

关键词:哲学;普尔;贫困;社会工程;民主社会

作者简介:

  如果说20世纪西方政治思想界产生过诸多不能令人信服的“思想偶像”,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无疑身在其中。1945年,波普尔出版了《开放社会及其敌人》,此书具有浓重的意识形态腔调,使波普尔在冷战背景下声名鹊起,迅速成为西方知识界的偶像。据说,波普尔发现了整个西方集权主义政治的思想根源:一种追求“乌托邦社会工程”的贫困的历史主义。波普尔式“零星社会工程”与“批判理性主义”在多大程度上值得严肃对待?

  波普尔始终坚持的两个基本政治观点是:第一,西方民主社会是迄今“最好的”政治社会,优于其他一切政治秩序;第二,西方民主社会相当不完美,存在诸多“迫在眉睫的恶”,由于社会中存在“迫在眉睫的恶”,社会改造势在必行。不过,由于民主社会已然是“最好的”社会,整体性的社会改造没有必要,民主社会仅仅需要借助“零星社会工程”解决“迫在眉睫的恶”。对于波普尔而言,否定整体性社会改造的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整体性社会改造缺乏正当性。在波普尔看来,从整体上改造社会的正当性必然基于对社会的“乌托邦”构想,这一构想在西方的源头是柏拉图的《理想国》。波普尔认为这一诉求绝对不可能实现。因此,源于柏拉图的“乌托邦”社会理想是“最危险的事物”。

  在提出这一主张时,波普尔必须解决的困难是:倘若人的理性可以认识到“美好社会”的基本结构,美好社会的实现就仍然有其可能,即使仅仅是部分可能。反之,任何严肃的“社会工程”是否都离不开对“美好社会”基本结构的认识?这一困难使波普尔必须证明,人的理性不可能获得关于“美好社会”的真正知识。因此,如果要真正看到波普尔政治观点的谬误,必须深入到波普尔的知识论之中。

  第一,波普尔的社会政治观点源于一种社会科学方法论。波普尔相信,社会科学不可能认识社会的整体,因而根本不可能存在一种关于“美好社会”的整体知识。波普尔抛弃了基于部分认识整体、基于整体认识部分的社会科学传统,相反,他未经反思地接受了当代社会科学的成问题的预设:社会科学只能试图认识诸多“事实”及其“原因”,不能认识社会整体。这必然意味着,波普尔在以此否定认识“美好社会”的可能之时,已经同时否定了其基本政治观点:西方民主社会是迄今“最好的”社会,西方社会并非就其个体、而是就其整体而言优于一切其他社会秩序。波普尔甚至将其可疑的社会科学方法论推向极端。在他看来,社会科学不仅不能获得关于社会整体的知识,它甚至不可能获得关于“事实”的知识,因为人的理性本身就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只能获得关于事实的诸多“假设”。他从未认真考虑苏格拉底如何理解哲学探索与社会的关系,也从未认真考虑作为怀疑论的“批判理性主义”如何与任何政治社会相容。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