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综合研究
干预策略消解数学性别刻板印象威胁
2017年04月25日 09: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成晓梅 陈晓晨 字号

内容摘要:数学性别刻板印象指许多人相信“数学和科学是适合男性的学科领域,而不适合女性”的观念,它是在中外教育环境中广泛存在的一种性别刻板印象,影响了女生的数学成绩,降低女生的数学学习动机,阻碍女生数学潜能的充分发挥。

关键词:刻板印象;数学;女生;智力;数学成绩

作者简介:

  数学性别刻板印象指许多人相信“数学和科学是适合男性的学科领域,而不适合女性”的观念,它是在中外教育环境中广泛存在的一种性别刻板印象,影响了女生的数学成绩,降低女生的数学学习动机,阻碍女生数学潜能的充分发挥。这种现象被称为刻板印象威胁(stereotype threat)。国内外学者对此展开大量研究,并探索消解其负面影响的干预策略。

  刻板印象威胁的作用机制

  刻板印象威胁产生作用的心理机制主要有三种。首先,负性刻板印象会引发焦虑感。在能力评价情境中(如数学考试),女生由于担心自己的表现会符合数学性别刻板印象,于是出现焦虑情绪。这种焦虑感会占用她们的认知资源,进而影响她们在考试中的发挥。除引发焦虑外,数学性别刻板印象会使女生更加倾向于回避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德韦克(Dweck)等人的研究发现,同样高智商的小学五年级学生在遇到富有挑战性的数学任务时,女生比男生更容易选择放弃和逃避。对于困难的回避减少了女生在该领域进一步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其次,数学性别刻板印象会通过降低女生的数学认同感,影响她们的数学学习投入和学习成绩。阿伦森(Aronson)和斯蒂尔(Steele)等人的研究发现,在面对数学考试失利时,数学能力被负面刻板化的群体成员经常通过去认同化(disidentification)的方式来维护自尊。她们会这样安慰自己,“数学学不好没有关系,我不适合学数学,数学对我来说不重要”。这种去认同化的方式虽然可以减少失败带来的挫折感,但是从长期来讲,去认同化会减少学生对数学学习的关心和投入,并最终导致数学成绩下降,使得“女生不适合学数学”的刻板印象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智力“增长观”干预策略

  德韦克的内隐理智理论为消解数学性别刻板印象威胁提供了启发性的理论视角。该理论认为,学生对于智力的基本信念,即智力是固定不变的(实体观)还是可以提升的(增长观),会影响他们的目标选择,以及遇到困难时的反应和最终的学业表现。持智力“实体观”的学生倾向于选择“表现目标”,他们关心展示自己的能力,希望自己看起来聪明并富有能力。与之相对,持智力“增长观”的学生倾向于选择“掌握目标”,他们更加关心学习新的知识技能并提升自己的能力。在面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时,持智力“实体观”者更容易变得沮丧和放弃努力;而持智力“增长观”的学生则会表现得兴奋并愿意付出更多努力和尝试。在数学学习领域,“实体观”使女生的处境雪上加霜。持智力“实体观”的学生认为数学能力是固定不变的;而数学性别刻板印象传递的信息是“女生欠缺这种能力”。与之相反,持智力“增长观”的女生很可能较少地受到负面刻板印象的影响,相信能力是可以改变的,即“通过不断努力和采取正确的学习策略,女生也可以在数学和科学领域做得很好”。

  基于这种理论假设,德韦克和同事们开展了一系列针对数学性别刻板印象威胁的“增长观”干预研究。在一项针对初二学生的研究中,实验组的学生通过观看录像、阅读材料、小组讨论等形式接受“增长观”信息(主要内容为:智力是可以改变的,在不断学习和获取新的知识技能时,大脑细胞的神经突触联结会发生改变);控制组的学生则学习一些学习策略。在干预结束后的半年中,控制组学生的数学成绩明显下降(通常美国中学生的数学成绩会随着年级的升高而下降),而“增长观”干预组的数学成绩没有出现下滑。更为重要的是,在控制组中,与性别刻板印象相一致,女生的数学成绩显著低于男生;而在“增长观”干预组中,女生和男生的数学成绩没有显著差异。

  在另一项研究中,顾德(Good)等人采取较为间接的方式影响学生的内隐智力理论,也取得了类似的结果。在几何课上,在向学生介绍数学知识的同时,也介绍相关的数学家(欧几里得、黎曼)。在控制组(“实体观”组),数学家被描述成“天才”;在实验组(“增长观”组),则向学生强调数学家们的强烈兴趣和不懈努力。在课程结束后对学生进行一项较难的数学测验,以检验其数学能力。结果表明,在控制组中,女生的成绩显著低于男生;而实验组的数学测验成绩则不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也就是说,智力“增长观”信息有效减小了数学性别刻板印象威胁对女生的不利影响。

  消解数学性别刻板印象威胁的建议

  基于上述研究发现,笔者对学校教育工作者提出了几点消解数学性别刻板印象威胁的建议:第一,对男生和女生在不同学科取得的学业成就水平抱以相同的期望。研究表明,许多能力是不存在性别差异的。另外,没有哪名学生是典型的群体“平均数”。第二,不传播带有性别限制性的信息(例如,“男生适合学理工科”),给每位学生提供平等的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帮助学生充分探索和实现自身潜能。第三,在日常教学和班级管理过程中,注重智力“增长观”信息,引导学生多关注自身的进步和成长。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