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文史哲融通
张静宜:四重整体与相即相入
2017年10月11日 09: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静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海德格尔思想中,世界通过世界化而成其本质。在世界的世界化中,天、地、人、神相互依偎成一个整体。世界只有作为一个天、地、人、神相互依偎的整体才有意义。如果用华严宗的思想来解释,亦即在世界的世界化过程中,天、地、人、神相互之间相即相入。

  海德格尔的四重整体思想很大程度上是对其早期存在作为“无”的思想的克服。站在海德格尔前后期思想的进路和华严宗的教理上,将海德格尔“四重整体”与华严宗“相即相入”思想进行一番比较,可为重启海德格尔与东亚思想的对话提供一个新视角。

  海德格尔的“四重整体”

  海德格尔的“四重整体”指的是由天、地、人、神构成的世界化的世界。他认为,如果仅仅通过外观方面来表象物,我们就还没有触及物的本质。只有当我们的思想首先达到了物之为物时,我们才能达到物自身。物首先是一种自立而不仅仅是一个对象。作为自立的东西,在制作过程中总是预先向制作者显示出它的外观,而对象的外观只是制作后的显现。

  海德格尔以人们常见的“壶”为例。壶作为器皿用它的虚空来承受和保持倾倒入其中的酒或水。承受和保持是为了倾倒给有需求的人,而这种倾倒就是壶给人以“馈赠”。海德格尔认为,起承受、保持或容纳作用的壶的本质即在倾倒之时的馈赠中。在壶馈赠出的水中有山泉,山泉来自大地,大地又承受着天空雨露的滋润。在泉水中,天空和大地亲密联姻。如果馈赠的是酒,酒由葡萄的果实酿成。果实享受着大地的滋养和天空的光照。海德格尔说,在水或酒之馈品中,在壶之虚空的本质中,总是栖留着天空和大地。而倾注之馈品乃是我们终有一死之人的饮料。它或是解人之渴,供人提神解乏,或是用于敬神献祭,此时壶之倾倒就是为了终有一死之人奉献给不朽的诸神。四重整体中的天、地、人、神在壶倾倒之时同时逗留在场。

  天、地、人、神四方相互聚集、相互归属、相互信赖,当我们谈及其中任何一方时,出于“四方”之纯一性和整体性就同时想到了其余三方。四方中的每一方都以它自己的方式映射自身,进入它在四方的纯一性之内的本己之中。四方中的每一方都与其他各方相互游戏。

  在海德格尔看来,如果把天、地、人、神统一的四方肢解开来,把其中一方表象为个别的、可以相互论证和说明的现实之物,实际上就扼杀了四重整体的本质,从而就不能把捉“物”之本质。

  华严宗的“相即相入”

  “法界缘起”是华严宗提倡的一种缘起理论。在法界缘起的境界中,宇宙是一个万物互为因果、互为缘起、圆满具足、重重无尽的大系统。其中不论广狭、大小、一多、隐显、主次,都相即相入、圆融无碍。宇宙是多样性的统一,彼此之间和谐相处,同时又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假如说在缘起关系中有甲、乙、丙、丁四种事物,这四种事物生成事物“戊”。华严宗所说的相即相入,表示在缘起关系中,事物处在“隐位”或“显位”。甲、乙、丙、丁四种事物构成事物“戊”的过程中,它们必须有些处在隐位,有些处在显位。显位即在事物构成中处在主导的位置,隐位在事物构成中处在随顺的、辅助的位置。在这种“显与隐”、“主导与随顺”的态势下,处于不同状态的甲、乙、丙、丁四种事物才能顺利、圆融无碍地生成事物“戊”。所谓“相即”就是处在隐位、在事物构成关系中处在被动状态的事物,随顺处在显位、在事物构成关系中处在主动状态的事物。

  如果说,“相即”是表示隐位和显位两种状态的描述,那么“相入”则表示“有力”和“无力”两种态势。所谓“有力”,表示在事物缘起中起主导和带领作用,能决定事物缘起的方向。而“无力”则表示在事物缘起中起辅助和跟随作用。“相入”意味着在事物缘起过程中,必须部分是有力的,部分是无力的,有力和无力交互作用,事物的缘起才可以成立。

  “相即相入”的关系是华严宗法界缘起思想的基础。在法界缘起中,这种相即相入的关系是交涉无尽的,一切事物都处在相即相入关系之中而达到圆融无碍的境界。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