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文化人类学
古希腊罗马风格学的生成和发展谱系
2019年12月17日 09: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葛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西班牙诗人达玛梭·阿隆索认为,“风格是文学批评的唯一对象,而且是文学史的真正任务”。伏尔泰、歌德、柯勒律治、梭罗等都专门研究过风格,斯宾塞《风格的哲学》甚至将风格上升到哲学层面,而这些风格研究都是建立在古希腊罗马风格学基础上的。

  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开始出现修辞学校。修辞学家高尔吉亚首先使用了分句对立、平行结构等技巧化语言,并把修辞从庭辩扩展到哲学和文学领域,成为古希腊散文艺术风格的奠立者。

  高尔吉亚的学生伊索克拉底著有《修辞的艺术》一书。他追随高尔吉亚,注重形式,但避免诗化用语,而使用日常生活语言和有韵律的语言,开创了一种后来被称为“优美”(elegant)的风格。与此同时,出现了安提丰等“十大演说家”,他们的修辞面貌各异,为风格的划分和批评提供了可能。

  古希腊修辞批评肇始于柏拉图。他说,“修辞是一种用话语影响灵魂的技艺”。他认为,修辞学家必须知道灵魂有哪些类型,而且要确定灵魂是单一的还是复合的;对不同的灵魂要用不同的修辞,因为“某种类型的听众容易被一种类型的话语所说服,而采取行动;另一种类型的听众却对这类话语无动于衷”。

  古希腊语的“灵魂”一词,即现代“心理学”(psychology)的词根。事实上,柏拉图开创了按照灵魂(心理)类型来划分言语风格的研究理路。他的理论解答了人们对修辞风格五花八门的困惑,特别是对十大演说家修辞风格莫衷一是的争论。柏拉图开创了一种为风格的划分寻找先验根据的范式,极大影响了后来的风格理论。

  亚里士多德的修辞学是柏拉图修辞原理的具体应用,但他从柏拉图理论出发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亚里士多德认为,修辞是技艺、真理和科学,属于创制科学。他要求修辞风格明晰、得当,第一次从学科的品质(virtue)上对风格进行了区分。亚里士多德的修辞学理论特别是他对话语潜能的考察,为后来风格体系的建立提供了理论基础。此后,德米特里、西塞罗等人在其基础上发展出真正的风格学。

  德米特里著有《论风格》一书,他认为风格由题材、用语和结构三种元素构成;三者不同的选择和组合,会构成不同的风格。他指出,单一的风格有四种,即平易、雄伟、优美、强劲;除单一风格外,还有复合风格(由两种及以上单一风格合成的风格)。复合风格及复合风格与单一风格之间还可复合。如此一来,风格之间的区分就越发精微了。

  西塞罗针对当时流行的“存在最优秀、最完美、没有任何缺陷的风格”观念,著《演说家》一书予以回应。他认为,没有绝对唯一的理想风格,真正的演说家也不单用一种风格。他把风格分为平易、中等、雄伟三种。平易风格适于对话,避免韵律和精致;中等风格流畅,使用隐喻、排比、对立等辞格;雄伟风格有力、热切,使用疑问、惊叹等辞格。他指出:“雄辩的演讲者用平易风格讨论小事,以中等风格讨论意义适中的事,以雄伟风格讨论大事。”这样一来,对风格的探讨就成为一个有体系的理论,而不仅仅是对作者和作品特征的描述。

  西塞罗的理论对罗马风格学的发展影响很大,直到昆体良,古罗马风格学才有进一步发展,昆体良继承了三种风格理论。把风格分为三种,并不是西塞罗的独创。此前,特奥夫拉斯特《论风格》和《罗马修辞手册》就已做过类似划分。和德米特里一样,昆体良认为雄伟和平易处于风格的两端,雄伟和平易仅代表风格直线的两个方向,在雄伟之上还有更雄伟的风格,在平易之下还有更平易的风格;雄伟和平易之间的风格也可划分为无数的层级,处于其中的就是中等风格。

  昆体良的风格论中有许多西塞罗风格学的元素,但他突破了西塞罗的阈限,指出风格的无限性。这是风格学史上的重要突破,也比德米特里的风格论更前进了一步。

  赫摩根尼对风格进行了更为精细的划分,取代了三种风格理论。在《风格的类型与亚类型》一书中,他区分了7种基本风格,并对其中4种基本风格进行了再区分,共得20种风格。他的风格体系更为精细,风格名称更固定和具概括性。

  在风格的形成问题上,赫摩根尼更重视教育的作用,这与德米特里、西塞罗等人对天然禀赋的强调不同。他认为,所有的风格都是通过思想、用语、辞格、句子、词序、节奏等元素铸就的,只要掌握了铸造装置及铸造的原理,就能创作出与古人一样的风格。

  此外,赫摩根尼还认为,具备了风格生成的知识,就可正确评价作品的风格及其优劣。这解决了前人简单按风格类型评价作者的抽象、武断、粗疏和偏颇,使文学批评具有一定的科学性,也使风格的讨论超越了修辞学范围,成为散文和诗歌评论的一部分。

  从整体上看,无论是德米特里的《论风格》,还是西塞罗、昆体良、赫摩根尼等人的风格学著作,都贯穿了柏拉图对事物本因的寻求和亚里士多德“科学要建立在事物的本原和原因基础上”的思维范式。另外,就其对后世的影响而言,古希腊罗马风格学从语言角度对不同风格生成机制的论述,为英美新批评、俄国形式主义等理论流派提供了远古的资源,也为20世纪风格学的语言学转向提供了可能。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德米特里诗学研究”(15BWW06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湖州师范学院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葛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