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文化人类学
张淑清:犹太妇女的历史地位及其变迁
2018年10月24日 09: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淑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妇女观认为,社会的进步需要女性的参与,女性的社会地位反映着社会进步的程度。犹太妇女的地位变迁史,恰是这一妇女观的映照。

  从圣经时代(约公元前2000年到公元135年)到当代多元文化背景下的犹太妇女发展史,就是一部犹太女性从“不在场”“不发声”的“隐匿者”到逐渐突破传统社会性别分工模式束缚出现在公共视域中的历程及其社会地位的变迁史。

  圣经时代奠定了犹太社会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性别分工模式。女性没有权利和男子一样接受教育、参加公共宗教生活,婚姻问题上也处于被动地位,《圣经》中丈夫可以随心所欲休妻构成了中世纪以前整个犹太离婚法的实质内核。

  公元135年,犹太人的主体离开巴勒斯坦,开始了长达1800余年的大流散,也开启了犹太历史上的《塔木德》时代(公元135年到500年)。在此期间,犹太妇女的地位和角色发生了些许变化:一方面,由于学习犹太教经典《托拉》是男子必须遵守的宗教义务,犹太妇女因此多承担一项任务,就是鼓励和支持其丈夫和儿子学习《托拉》,犹太妇女因此有时也要赚钱养家,参与经济生活。另一方面,《塔木德》时代出现了犹太婚约,以法律形式规定丈夫对妻子应尽的责任义务,为犹太妇女确立了严格的保障金制度,与同时代其他民族妇女相比,这是一项难得的权益,具有重大历史意义。

  但总体上,《圣经》和《塔木德》时代的犹太妇女在犹太律法和实践中均处于边缘化的屈从地位。究其原因,一是男权社会对妇女角色的定位使然;二是男权社会对女性存在根深蒂固的偏见,使妇女无法得到社会应有的尊重。

  在中世纪(公元500年到15世纪末),欧洲成为犹太人流散生活的中心。整体上看,犹太妇女依然处于边缘化的附属地位,但与此前相比,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第一,尽管仍然无法接受正规学校教育,但是可以学习部分《托拉》,相比《塔木德》时代,已经有了质的不同。第二,废除一夫多妻制,反对强制离婚;反对使用家庭暴力,终结了犹太妇女在婚姻中完全被动的命运。第三,可以相对广泛地参与经济生活,少数杰出的妇女在借贷业方面表现出色。第四,参与公共宗教生活的机会增多,一些地方出现了犹太妇女的祈祷室。诚然,这些变化没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犹太妇女的边缘化地位,但在等级森严的男权社会中,这些变化是值得称道的。

  近代早期(15世纪末到1789年)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科技革命等大事件,不仅深刻改变了欧洲社会,也给犹太人的生活带来重要影响。在经济生活中,犹太妇女不断超越传统律法对女性的束缚,比如从事犹太饮食法所规范的礼定屠宰,参与书籍生产和印刷出版,等等。在教育方面,社会对犹太女性的态度依然模棱两可,一方面认为为了家政需要应该让她们接受教育,但同时又担心接受太多教育对女性传统形象产生威胁。总之,尽管犹太妇女已有机会在公共领域发挥作用,且部分杰出犹太妇女的表现已然超出了传统的界限,但犹太妇女的解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18世纪末开始,欧洲社会进入从传统向现代的变革转型时期。对于欧洲社会的少数族群犹太人来说,启蒙、文化适应、世俗化、现代化等是他们面临的重要问题。犹太启蒙运动倡导者创办的学校,1798年才开始招收女生。欧洲的大学自创办之初,大部分将女性排除在外,当犹太男子逐渐部分获得进入一些大学的机会时,持续的性别限制依然将犹太女性排除在高等教育之外。18世纪末欧洲展开了关于犹太人解放问题的公开讨论,而对于犹太女性来说,解放意味着摆脱男性的束缚,获得受教育的机会。

  在犹太启蒙运动中,犹太女性并未被主动纳入其中。她们被排除在重要的公共机构之外,具有富裕家庭背景的知识女性则走了一条从自我教化到主动同化的现代化历程,柏林沙龙女主人即是典型代表。与此同时,美国犹太妇女也积极参与社会生活,创建组织进行自我解放。随着受教育机会逐渐增多,到19世纪末,犹太女性甚至在专业领域表现出色。对于美国犹太妇女来说,在犹太民族身份认同和“美国化”之间寻找平衡,同样是她们需要面对的主要问题。

  19世纪末到20世纪上半叶,是变革和转折的延续。自20世纪20年代尤其二战以后,犹太女性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日益增多,越来越多的犹太女性走出家庭成为工资收入者,并通过创建妇女组织、出版文学作品、创办星期日学校、投身慈善事业和各种社会工作,悄悄改变着犹太妇女的行为范式和社会形象。

  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美国和以色列成为世界犹太人生活的中心。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适龄犹太女孩有超过一半上大学,与此同时,犹太女性学者发起并积极参与了犹太女权运动,在对传统犹太经典和犹太历史进行批判性研究和重新审视的基础上,揭示了女性经验在犹太历史中的缺失以及犹太女性被男性撰写的犹太经典边缘化现象,呼吁补写犹太女性的历史,重构其在社会结构中应有的位置,使女性在现实生活中能以平等身份参与社会生活。犹太女权运动不仅直接唤起了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犹太妇女形象及其社会地位自此也发生了质的改变。女性政治家、女性学者和女性拉比开始出现,犹太女性越来越多地扮演从前男子的角色,实现了某种程度上“性别角色的转换”。

  犹太妇女地位的逐步改善,得益于时代的发展变化。社会逐渐剔除对女性认知的偏见,犹太妇女接受教育的机会不断增多,自身素质不断提高,进而有能力更多地参与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同时需要指出的是,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犹太妇女虽然囿于传统社会性别分工模式的束缚,却因犹太文化重视家庭的特殊传统而在犹太身份认同及犹太文化传承方面,自始至终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厘清犹太妇女形象和地位的变迁,某种程度上可为中国女性的发展提供借鉴。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犹太妇女史”负责人、鲁东大学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张淑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