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文化人类学
范伯群:炫耀式消费所拉动的都市畸形风尚
2018年02月12日 15:14 来源:《江苏社会科学》 作者:范伯群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 Morbid Urban Trend Spurred by Conspicuous Consumption

 

  作者简介:范伯群,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215021

  原发信息:《江苏社会科学》第20165期

  内容提要:上海、北京、广州、天津等四大城市,在清末民初的近现代转型期间,它们的官场、商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历史沿革、地缘优劣和社会变异形态,但清末民初官商们的炫耀式消费却又是它们的共同特点,形成了一幅幅都市畸形风尚长卷,成为清末与北洋军阀时期的社会景象和文化景观。这些大城市都市风尚的变迁及其特色,在晚清、民初的通俗文学中都有着形象化的反映。

  In terms of such four cities as Shanghai,Beijing,Guangzhou and Tianjin in transition from the Qing Dynasty to the Republic of China,their official circles and business worlds have distinctive historical developments,geographical features,and social variations,but officials and business people shared a common characteristic,namely conspicuous consumption,shaping a morbid urban trend which was a social phenomenon and a cultural heritage.Its changes and features are revealed vividly in popular literature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 an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关键词:炫耀式消费/清末民初/都市风尚/五口通商/conspicuous consumption/the transition from the Qing Dynasty to the Republic of China/urban trend/five treaty ports

 

  清末民初近现代转型期间,北京、上海、广州、天津等大城市的都市风尚,在历史沿革、地缘因素和国制国情变迁的大背景下,各有特色。上海过去仅是松江府治下的一个县城,由于它襟江带海、内陆腹地物产丰饶的地理优势,在1843年开埠后一跃而为国内第一大都会,成了全国的“工商中心”,它的都市风尚的变异最为显著;而作为老大帝都的北京,它在清廷和袁世凯北洋政府的统治下,仍是所谓“政治中心”,它相对还是比较保守,但也由于国体的改制,它的官场也发生了一定的变易;广州原有清朝对外“一口通商”的显赫地位,但在南京条约五口通商的新情况下,它的贸易额很快被上海赶超,对外通商的势头迅速被上海一马当先,但它在地缘上因靠近香港和澳门等殖民地以及与南洋各地密切联系的历史沿革,又有它自己的色调;天津是“北方的上海”,一度曾号称有9个国家的租界,但在洋场氛围之外,它又靠近北京,许多大官僚在天津租界均有他们的豪华别墅,同时它又是许多军阀官僚下野后妄图东山再起的避难所与安乐窝。这些大城市都市风尚的变迁及其特色,在晚清、民初的通俗文学中都有着形象化的反映。

  上海在1843年按南京条约中的五口通商条款被辟为商埠。外国侵略者于1845年与清廷订立《上海土地章程》,允许英国人在黄浦江畔的380亩土地上开辟纯由外国人租用的居留地,当时是以“租借”的形式订定的,但外国侵略者用各种手段从“租借”发展为“租界”,乃至在华洋杂居后单方面霸道地建立外国政权,成为从清廷手中“割让”的“国中之国”。到1895年,英、美、法三国的租界面积竟达到了33503亩之数,加上还在不断地越界筑路,面积竟达到最初的380亩的百倍之巨。总之,侵略成性者得寸进尺,而清廷则一再退让,奴颜婢膝,丧权辱国。于是上海形成了一市二制三治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局面。一市是当时统称为上海市,二制是封建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共存,三治是上海老城厢由清廷管辖,英美租界当时已合并为公共租界,由英、美人治理,法租界则由法国人统治。当侵略者形成“国中之国”之后,在清末民国的历次动乱之中,他们皆以所谓“中立”面貌出现,以收“渔翁之利”。他们宣称:租界“平时为大商埠,乱时为极乐园”。于是“上海,上海,成了万商之海”。1892年开始连载到1894年出版全书的《海上花列传》是较为成功地反映上海洋场的典范之作。在韩邦庆的这一作品第一回,就反映了乡下人进城的情节。在工商发达的前提下,它必然会迎来一个人口大爆炸的特大移民潮,而人口大爆炸来源主要就是大量的破产的赤贫农民进城,成为后备的劳动大军。当移民潮的流速之快、流量之多、流幅之宽超过都市容纳量的极限时,又会形成一支失业大军。韩邦庆在第一回中就涉及这一乡下人进城的问题:“赵朴斋咸瓜街访舅”。赵朴斋从农村到上海来寻访他的舅舅洪善卿,希望在上海为他找一只“饭碗”。而洪善卿乃老商业移民,已在上海经营一个参店。当时的咸瓜街行栈林立,人烟稠密,洪善卿的参店就开在大商埠的这一闹市区。赵朴斋初到上海就一头扎进了上海最令人眼花缭乱的繁华地,作品中写他迷恋上海的繁华,有若干细节为证。当洪善卿知道侄子赵朴斋在上海不务正业,已沦为黄包车夫时,就责令他回乡,为他购好船票之后,还派店员押他上船。店伙完成任务后回店交差,赵朴斋趁船即将解缆启航时,又一脚跳上了上海滩。赵朴斋的妹子赵二宝与母亲到了上海,赵二宝也为上海的声色所惑,甘愿在上海挂牌为妓。这对过去的农村少女来说是匪夷所思的。这一情节说明在当时的上海“笑贫不笑娼”的颓风已经成形,也就谈不上“羞耻”二字了。《海上花列传》另一特色是将商人作为小说的主角,文人才子们在小说中只扮演了“清客”的角色。这在过去中国的传统小说中是绝无仅有的新特色。过去中国传统的“士农工商”的排行,商人不过是“四民之末”,但在这万商之海的都市,商人的社会地位迅速飙升,竟成为“四民之首”。原来曾将“老大嫁作商人妇”看成一种人生的遗憾与末路,现在却将在妓院中肯挥金似土的商人尊为上客。

作者简介

姓名:范伯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