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热点关注
劳动保护制度助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2020年10月20日 10: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波 字号
2020年10月20日 10: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波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是一国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根本。早在2010年,我国制造业总产值就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如何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是横亘在我国制造业发展中的一大关键问题。作为与制造业发展紧密关联的劳动保护制度,是推动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劳动保护制度影响制造业的各类生产要素及人力资本投入,对制造业技术进步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伴随着制造业的不断发展,劳动保护制度也得以形成与完善,逐步走向成熟。当前,制造业全球竞争格局变革愈发深刻,在高质量发展的现实背景下,有必要厘清劳动保护与制造业技术进步的关系,思考劳动保护在资源再配置中的作用。在此基础上,充分把握劳动保护对制造业技术进步的制度优势,积极探索劳动保护制度改革,为形成有韧性、有竞争力的制造业提供一个强有力的劳动保护制度。

  劳动保护有助制造业技术进步

  伴随着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全面实施,我国的劳动保护程度不断加强。劳动保护程度加强有助于促进劳动者与企业之间形成更为稳定的雇佣关系,这对企业的技术革新产生重要影响。

  劳动保护加强形成的稳定雇佣关系,有助于激励企业在现有劳动力配置下大胆进行技术革新,推动制造业技术进步,这主要通过人力资本投资效应和要素替代效应产生影响。从人力资本投资效应来看,人力资本是技术进步的重要来源之一,劳动保护加强促进企业加大人力资本投资的力度,大力增加企业在职培训投入,激励企业进行更多的研发投资。劳动成本提高会促使企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些举措都有助于促进企业生产效率的提高。

  同时,稳定的劳动关系也为劳动者进行自身人力资本投资提供激励,积极参加同业大会,发挥自主学习的主观能动性。劳动保护力度的增加对于劳动者自身形成了强大的激励效应,这促使劳动者自主提高劳动效率。从要素替代效应来看,当前我国劳动力成本正在不断上升,经济增长模式从原来的“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劳动保护加强为企业进行技术研发提供契机,促进企业采用更多先进的工业机器人对劳动力进行替代,实现制造业技术进步。

  但不可忽视的是,伴随着劳动保护力度的增大,对制造业的一个直接影响是企业用工灵活性受到制约,增加了解雇和雇佣成本,企业经营压力加大。尤其是对于巨大资金需求的技术创新企业而言,企业用工成本占比相对较低,这反而促使一些企业在雇佣员工时更加挑剔,更加注重劳动者素质。

  发挥劳动保护的资源再配置作用

  从资源再配置的范围来看,劳动保护可在企业内和企业间两个维度发挥资源再配置作用。

  第一,劳动保护在企业内的资源再配置作用。企业内资源再配置的核心是企业内部投资的变化。囿于劳动保护的约束,企业虽无法及时进行劳动力资源调整,但会因此进行其他资源的改变,增加现有劳动者的劳动强度,提升管理能力和效率,增强技术革新力度,强调其他生产要素(如资本、机器机械)对劳动的替代;实现不同劳动者之间及劳动者与其他资源之间的分工与合作,改进企业内部的各类资源配置结构。

  第二,劳动保护在企业间的资源再配置作用。众所周知,企业间资源再配置的一个核心是资源在不同企业之间的调配——这既有企业进入、退出动态变化引起的企业间资源再配置,也有资源在存活企业间进行再配置。从企业进入、退出动态变化引起的企业间资源再配置来看,劳动保护加强可提高低生产效率企业的退出效率,促进资源从低生产率企业向高生产率企业转移,为制造业技术变革提供劳动力、资本等资源支持。并且,劳动保护加强还可以增加高生产率企业市场进入可能,新进入的高生产率企业为整个制造业带来先进技术,推动制造业技术进步。从存活企业间的资源再配置来看,劳动保护加强增加的守法成本亦可促进要素资源从小企业向大企业流动,改善制造业整体资源配置效率。

  探索建立差异化的劳动保护制度

  当前,制造业全球竞争加剧,外需疲软,内需动力不足,制造业增长面临较大压力。因此,有必要充分发挥我国的大国制度优势,深化劳动保护制度改革,建立差异化的劳动保护制度,为国内大循环提供动力源泉,助推制造强国建设。

  一是利用劳动保护对人力资本投资、技术创新的重要作用,探索建立以企业在职培训和技术创新为导向、以劳动者自主学习和技能提升为核心的劳动力市场运行机制。国务院办公厅2019年颁布的《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明确要求企业须为职工提供职业技能培训,指出了人力资本的重要性。然而,实践中的企业往往出于成本的考虑,并不完全实施这一方案。因而,政府应有必要从企业和劳动者双方入手,对劳企双方的技术创新和技能提升予以鼓励和支持,适当在劳动保护政策制定与实施上予以倾斜,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一个有活力、有韧性的劳动力市场。

  二是重视劳动保护对初创企业和民营企业产生的经营压力,构建有利于劳动力市场安全性与灵活性相协调的劳动保护机制。当前的《劳动合同法》规则统一适用于所有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保护的同时,也减少了企业经营灵活性和劳动力市场运行效率,加大了企业经营负担。尤其加剧部分民营企业、初创企业的经营压力,而民营企业和初创企业往往是我国就业吸收的生力军,更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实施的现实写照。从这个角度来看,亟须对民营企业给予宽松的劳动保护政策和灵活性,为“创新驱动”中国经济发展提供动力。

  三是完善劳动保障法律法规的制度体系,探索建立差异化的劳动保护制度。目前,虽然在政府的积极推动下,我国每年有大量的新进企业,为制造业技术进步带来了源源动力,但企业持续经营的后劲不足,平均经营时间偏短,尤其是中小企业,2019年的平均寿命只有2.5年。企业生命周期过短导致企业对劳动保护制度不够重视,致使劳动保护的资源再配置作用无法充分发挥。因此,这要求针对不同规模和生产效率的企业,制定适宜的差异化劳动保护体系,特别注重劳动保护对小规模企业和低效率企业的“筛选机制”,对其市场退出给予部分劳动保护政策豁免,避免僵尸企业的出现,加速劳动资源再配置。

  (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劳动者就业保护、专用性技能获取与中国企业出口转型”(7176303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云南大学经济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