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情报文献学
情报学研究范式与主流理论的演化历程(1987—2017)
2020年03月30日 19:03 来源:《情报学报》 作者:王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Paradigm Shift and Theory Evolution of Information Science(1987-2017)

 

  作者简介:王琳(1979- ),男,天津师范大学管理学院博士,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情报学理论,信息行为,E-mail:wanglinpku@163.com。天津 300387

  原发信息:《情报学报》第20189期

  内容提要:情报学基础理论研究在新的信息环境下发生了新的变革。本文对1987—2017三十年间情报学研究范式的变迁和主流理论的演化进行评述。对情报学的物理范式、认知范式和领域分析范式进行了系统的梳理与评价。指出情报学主流理论的演化先后经历了文献学理论、信息管理理论、知识理论等阶段,对数据科学能否成为下一阶段的主流理论进行了探讨。

  Research on the theoretical foundations of information science has experienced great changes with respect to the new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This paper reviews the paradigm shifts and theory evolution of information science during 1987-2017.A systematic discussion of the physical paradigm,cognitive paradigm,and domain analytic paradigm of information science is presented.This work points out that the mainstream theory of information science has evolved through the stages of document theory,information management theory,and knowledge theory.Further,an exploration of whether data science can become the next stage of mainstream theory is presented.

  关键词:情报学/情报学理论/范式/情报学理论发展阶段/数据科学  Information science/Information science theory/Paradigm/Developmental stage of information science theory/Data science

  标题注释:天津市教委“中青年骨干创新人才培养计划”;天津师范大学“国家高端人才培养计划”。

 

 

  

  

  在《情报学基础理论研究30年(1987—2017)的回顾与思考》[1]一文中,笔者主要对情报学研究对象的深化、情报哲学与元理论、情报学的理论核心、情报学理论体系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的梳理与总结。在这30年间,情报学所处的人类信息基础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革。从印刷型文献到互联网、Web2.0直至大数据和云计算环境,信息基础环境的每一次革命性变化都给情报学理论建设带来了新的挑战与机遇,这突出表现为学科研究范式的变迁和主流理论的演化。作为情报学基础理论中的重要内容,情报学的研究范式与主流理论在学科发展中起着支柱和基本骨架的作用,是情报学理论大厦的基石。情报学生存发展所依托的物质基础——人类信息基础环境的变革推动了学科的研究范式和主流理论的创新与演变,而研究范式和主流理论的创新与演变又进一步带动了学科方法、工具和应用实践的革新。情报学正是沿着这样一个学科基本逻辑而不断发展的。本文主要对1987—2017三十年间情报学研究范式的变迁和主流理论的演化进行了评述,并对数据科学能否成为下一阶段的主流理论加以探讨。

  1 情报学研究范式和主流理论的演化变迁

  1.1 物理范式与文献学理论(20世纪80年代阶段)

  1.1.1 物理范式、技术传统与信息论的三位一体模式

  物理范式主张信息的原子化,可将信息流和信息传递视为物理现象,信息检索系统实质上类似于物理系统,其研究方法应基于与物理或机械系统技术类似的方法[2-3]。因为此范式的经典研究是克兰菲尔德实验(Cranfield test),所以该范式也常被称作克兰菲尔德范式。物理范式视角下,情报学学科建设目标是成为类似于物理学的、定量化的一门精密科学[4]。

  作为情报学早期的主流范式,物理范式与技术传统和信息论一起构成了情报学三位一体的学科发展模式。技术传统在情报学中形成的时间较早,布什(V.Bush)《诚若所思》中的Memex设想就有着很浓厚的技术导向色彩。情报学所经历的“崭露头角”的20世纪50年代和“梦幻成真”的60年代是技术传统的巩固与发展期。而80年代联机系统和数据库建设的繁荣发展标志着技术传统的成熟。“技术传统”在情报学中至少保持了三十年的绝对主流传统地位。技术传统以信息作为学科的核心概念,是以申农的信息论引入情报学为最初渊源的。1948年,美国数学家申农(C.E.Shannon)出版了《通信的数学原理》的著作,该书成了信息论的奠基之作。在书中申农把信息定义消除不确定性的东西并用概率表征不确定性的大小,得出了信息的测量方法和公式,加之提出的通讯传播模式共同形成了信息论的核心内容。申农的信息论一经提出,就引起了当时刚刚形成的情报学界的极大兴趣,形成了一股尝试把信息论作为情报学理论基础的热潮,信息的概念就这样在情报学中扎下了根。这与技术传统重视“信息”概念是吻合的。其实这并非巧合,正是信息论同控制论、系统论一道构成了电子计算机等现代信息技术的重要原理基础,反映在情报学中则是信息论的引入让学科戴上了重视技术的理论眼镜,使技术传统有了理论假设的思想基础,而技术传统的发展与巩固反过来又让信息论在情报学中的基础理论地位进一步得到加强,两者之间形成了相辅相成的关系。

  信息论对情报学理论研究的影响巨大。在认知范式出现之前,情报学中的大多数元理论假设都是以信息论为本源而演变出来的,典型的包括[2]:用信源→信道→信宿的通讯传播模式作为图书情报机构的一般模型和检索过程的模型,具有线性逻辑性的特征;诸如熵、反馈、信号噪声比、不确定性等概念影响了把信息视为系统中的流动之物以及在系统环境中这种信息流是可被测量、处理和施以不同程度控制等观念的形成;信息论中概率计算所要求具有的离散、可测度单元直接使情报学中的信息被视为可被分割的,不连续的事物,信息运动被视作一种物理现象等。进一步地,我们还可以发现情报学物理范式与信息论衍生的元理论假设以及技术传统之间存在着内在的联系。如英格沃森就曾指出萨尔顿(G.Salton)的理论观点是建立在申农的信息概念基础之上的[5]。可见,物理范式同信息论是一脉相承的,表现出的特征是追求信息视像的定量化测度方法,把信息当成可控的物件和从物理学方法论视角研究信息现象。文献[6]认为信息论的源头是17世纪至19世纪主导西方科学思想的机械观,文献[7]则认为物理范式的代表——克兰菲尔德实验的本体论、认识论与方法论同客观主义(objectivist)有很强的关联。

  把以上观点综合起来,笔者做出如下推断和概括:情报学的物理范式、信息论和技术传统有着共同的理论渊源,它们三位一体地构成了情报学20世纪80年代快速发展的理论基础;现代科学的定量化趋势、自然科学为代表的客观主义、实证主义思想构成了情报学物理范式、技术传统与信息论三者的哲学基础。

  1.1.2 三位一体模式的局限

  尽管情报学的物理范式-技术传统-信息论三位一体的理论模式取得了较大的发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模式的弊端和问题日益显露出来。申农的信息论理论是着重于语法信息的,而情报学和情报工作关注的则是语义(semantic)和语用(pragmatic)信息,属于信息的更高层次,应用信息论解决情报问题显然存在着错位。在当时情报学缺乏现成理论基础的情况下,情报学者们急切地引入信息论,想用它一劳永逸地解决学科中研究对象的基本属性问题。但由于超越了申农本人所界定的信息论的有效范围而无限度地扩张到语义和语用层次的信息研究上,结果造成了情报学中概念和思想混乱这种事与愿违的效果。正如谢拉(J.H.Shera)指出的那样:图书情报学界误解了信息论中信息的概念内涵,认为申农的信息概念不只是和讯号传递相关,而且与知识交流密切有关[8]。在这种欲把信息论当作研究知识问题的不二法门的观念误导下,信息论一经引入,非但不能解决知识问题,本身还表现出排斥与知识相关的语义、语用信息的特性,而由于学科中类似“制度惰性”的东西以及现实中信息激增迫切需要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手段和物理范式来支持,情报学家们就被信息论中的信息概念所吸引反而逐渐遗忘了引进它的初心——解决知识议题。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信息资源管理理论的研究则聚焦于信息的语义和语用层面,有效地弥补了信息论的理论缺陷,将情报学拉回了正确的研究轨道,并为之后知识理论的兴起铺平了道路。

  1.1.3 文献学理论

  人、信息技术和信息环境是知识经济时代构成信息社会三个基本要素。三者之间的相互作用和动态演化是考察情报学主流理论发展的一条主线。之所以选择这三个要素作为理论发展主线的维度,是缘于它们分别构成了情报学的主要目标、支撑手段和物质基础条件。促进社会中知识人的全面进步和发展是情报学追求的目标,从读者到信息用户再到知识行动者,人的地位在学科中凸显,情报学日益逼近最大限度地促进人的知识交流、吸收利用的理想状态。作为实现目标的支撑手段和保障,技术是不可或缺的,没有技术作支撑,再好的理念或构想付诸实践时也会困难重重。而信息环境是情报学生存发展的物质依托,失掉了学科存在的物质基础,情报学的理论建设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每当人、信息技术和信息环境交互的关系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情报学理论就相应地有所进展、创新,直至产生范式的变迁,以求得对人-信息技术-信息环境的关系和相互作用现象的充分把握和解释。

  无论是情报学中的物理范式还是技术传统,直至20世纪80年代其研究对象和基本研究单元依然是文献。文献学理论在80年代初中期仍在学科中占据重要地位。三个维度分为表现为读者-印刷和缩微技术-文献信息环境。对读者的研究是从机构的角度来看待的,如馆藏文献的借阅率、拒借率、读者对图书馆服务的满意度调查等。印刷型文献是信息内容的主要载体,缩微胶片一度成为人们用于解决文献激增所带来的信息存储和组织问题的一剂良方。文献信息环境是指以印本文献为主、缩微胶片为辅的社会信息基础环境。形成的文献学理论主要是对文献采集、组织、加工、存储、流通规律的总结。布拉德福定律、齐夫定律、洛特卡定律、普赖斯文献增长定律也是这时期文献学理论的主要成果,国际十进分类法(UDC)的出现亦属此类。在这一阶段已经出现了机械化情报处理和检索的尝试。总体上看,文献理论比较侧重于对文献环境这一维度的研究,对于读者研究相对较少。

作者简介

姓名:王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