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女性研究
失地女性农民的就业出路问题实证研究 ——以青岛市城阳区为例
2018年06月30日 23:00 来源:《甘肃理论学刊》 作者:刘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Studied on the Employment Way-out Problem of Women Peasants Field-losing

  作者简介:刘霞,青岛农业大学 人文与公共管理学院,山东 青岛 266109 刘霞(1974—),女,山东淄博人,青岛农业大学人文与公共管理学院讲师,法学硕士,从事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和农村妇女问题研究。

  内容提要:由于城乡体制的长期壁垒和政策上的缺陷、土地征用制度的不完善以及农民自身的思想观念、文化素质、劳动技能等方面的不适应,使失地农民既失地又失业的现象变得普遍而又难于一下消除,成为城市化中新的弱势群体。女性农民由于历史和现实的种种原因在这个过程中面临更大的困难。本文以城市化速度较快的青岛市城阳区为例,分析失地女性农民就业出路问题,为提高解决失地女性就业中的性别敏感度提出理论性指导。

  Owing to the long bulwark of system and deficiency of policy between the towns and villages,the incomplete ness of fields expropriation system and the unsuitableness of their own ideas,cultural quality,labor-skills etc,peasants who lose fields would be not only out of field but out of work.This phenomenon has been becoming popular and it's unconceivable to eliminate it thoroughly at one time,making them the newly weak-powered community.Because of the historical and realistic reasons,women peasants during this cause approach more difficulties.This article takes Chengyang,Qingdao city with quick-paces of Urbanization for example,analyses employment way-out prohlem of women peasants who lose fields,and also come up with some theoretical guidelines on solving the sex sensitivity of this problem.

   关键词:城市化/失地女性农民/就业/advancement of urbanization/Women Peasant Field-losing/Employment

  随着我国城市的扩张和城市建设的加快,失地农民越来越多。在我国当前就业压力不断增大和社会保障制度尚不健全的情况下,由于城乡间体制、制度的长期壁垒和政策上的缺陷、土地征用制度的不完善以及农民自身的思想观念、文化素质、劳动技能等方面的不适应,使失地农民难以真正融入城市社会,他们种田无地、就业无岗、低保无份,女性农民更极易生活在城市的边缘。为了具体说明现阶段我国失地女性农民的实际就业情况,我们以城市化水平发展较快的青岛市城阳区为例,8个街道300户农民居民为样本,共发放问卷300份,回收300份,其中有效问卷271份,有效率90%,问卷针对失地女性农民的劳动就业状况共设计了30个问题,进行实证分析。

  一、失地女性农民就业的现状、特点及其原因

  城阳区位于青岛市北部,设立于1994年6月,总面积553.2平方公里,辖8个街道,230个行政村(居委会),人口44.7万。2004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242美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5208元。全区三产比例达到6∶66∶28,农业比例逐年下降,按照“强化第二产业,扩张第三产业,精化第三产业”的思路,正处于农村向城市、农民向市民的转变过程中。据调查(表1),城阳区目前城市化村居数107个(城市化村居是指由于城镇规划建设、工程项目征地等原因,人均耕地不足0.3亩的村居,妇女劳动力是指18岁~50岁的女性),占总村居数的一半,妇女从业人数43778人,占妇女劳动力人数的78.9%,其中,农业果蔬种植业妇女劳动力占从业人数的21.4%,海产品养殖业人数占总妇女劳动力的3.1%,个体工商户和其他从业人数占从业人数的9.6%,工业企业人数则占51.2%,超过半数,加上机关事业单位、商业旅游社会服务从业人数,非农就业占总就业人数的65.8%。闲置人员数占妇女劳动力人数的21.1%。

  表1:城阳区城市化进程中妇女劳动力分布状况:

  区市妇女劳动 从业人数

  机关事业

  工业企业

  商业旅游 农业果蔬 海产品 个体工商 其他 闲置

  力人数

  单位从业

  从业人数

  社会服务业

  种植从业 养殖从 户人数从业人数 人员数

  人数 从业人数 人数 业人数

  城阳区 5551043778

  696 22416

  5711

  1370 9366 2686153311732

  可以看出,城阳区城市化中的失地女性就业已经呈现出明显的多元化特点:不仅是农业内部农、果、蔬、渔的多样化,而且是一、二、三产业共同参与的多元化就业模式;女性就业还呈现出明显的非农化就业趋势,越来越多的妇女参加到二、三产业的劳动中,农业就业人数将逐年减少。随着农村城市化步伐的加快、范围的拓展,农民的土地逐步减少,传统意义上的农业和养殖业将逐步缩小。

  调查显示:土地被征用后,失地女性的就业途径逐渐呈现多元化趋势(图1):除政府安置和继续从事农业劳动外,求职、应征、应聘的占28.1%,亲友介绍或帮助安置占24.4%,值得注意的是自己创业的人数比例已达25.3%,成为主要就业途径之一。可以看出,相当一部分女性农民通过求职、应聘、自己创业等方式实现了就业,求职、应征、应聘,通过亲友介绍或自己创业已经成为主要途径,政府安置成为次要途径,说明就业开始摆脱政府主导型向市场化迈进。

  

    图1 您目前工作主要是通过什么途径获得的?

  调查同时显示,失地女性还有相当数量无业在家,仍有不少失地女性就业困难,闲置人员和其他总数仍占33.8%(图2),而且失地女性从事的职业大多数还是文化素质和劳动技能要求较低的职业:其中批零贸易餐饮业、社会服务业人员占39.3%,其他主要是临时社区服务业占18.9%(图2、图3),这其中属于稳定性强、保障较好的正式工只占14.1%,临时工、钟点工、零工占到80.8%(图4),这说明已经就业的失地女性就业层次还较低,而且就业大都是自发性的,这种单个的、分散的就业大多又是在无失业保障、无医疗、无养老保险等基本社会保障制度下进行的,表现出自发性、无保障性和周期性。

  图2 您目前工作的具体内容或职业是

  图3 您所从事的最主要非农业性劳动经营属于

  图4 您目前的工作是

  图5数据还显示,95.5%妇女的非农经营在本村、本乡镇,就业转移还仅靠在原地区、依靠乡镇企业吸纳转居农民这种方式,没有开辟出新的转移渠道。

  图5 非农性经营的地点

  失地女性就业存在诸如无业在家、就业自发性、无保障性和周期性、转移渠道狭窄等问题的原因首先是由于城乡间体制、制度的长期壁垒和政策上的缺陷造成的,主要表现为“双重劳动力市场”下的非公平性就业[1],“双重劳动力市场模型”是美国经济学家彼得·多林格和迈克尔·皮奥雷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该模型将劳动力市场划分为“主要部分”和“次要部分”:“主要部分”的工作特征是就业稳定,工作条件好,有在职培训,工资较高,有很多提升机会;“次要部分”的工作特征是工作福利差,劳动力流动多,无在职培训,提升机会少。在我国典型的二元经济社会中,“双重劳动力模型”在城乡劳动力就业方面尤为明显,城市劳动力就业长期受政策保护,不仅收入高,而且享有许多福利待遇;农村劳动力就业则长期处于低收入、无保护的状态,向城市劳动力市场的迁移受到户籍等制度的严格限制,导致了同工不同酬,同岗不同制的非公平性就业。

  其次,失地女性自身的思想观念、文化素质、劳动技能等方面的不适应。调查显示(图7),有36%的人认为自己失业的原因是缺乏职业技能,32%是因为年龄偏大,年龄偏大的妇女也多是文化素质较低,缺乏劳动技能的。不仅基础较差,后续的培训、进修也没有跟上,近三年未参加过培训或进修的妇女占到55%,其中不想参加培训的占17%(图6);而未参加培训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钱的问题,29%的人认为工作忙,23%的人认为工作不需要(表2)。除去家务负担重、没有机会、没有合适内容等客观原因,没有参加培训应该和妇女主观上缺乏这方面的意识有关系,这些使失地女性在本来存在不公平的就业中更没有竞争力,不仅就业率低,就业层次低,而且缺乏应有的保障。

  表2:近三年是否参加过培训或进修,未参加过培训或进修的是否想过要参加?

  参加过 未参加过

  想参加不想参加

  人数(人)122 12424

  比例45% 83%17%

  图6:近三年未参加过培训或进修的原因是什么?

  图7:您认为自己失业的原因是什么?

  再次,男性和女性进入市场化部门遭遇性别隔离的可能性以及被隔离的程度都在增加,而且更不利于女性。随着就业市场化程度的增加,性别隔离的可能性及其程度都呈现出U型模式。[2] 尽管市场转型在某些方面降低了性别不平等,但目前主要表现出对女性不利的方面。这主要是因为:随着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和完善,劳动力逐渐由国家行政转向市场机制配置,以平均为主要体现的平等原则逐渐让位于以差别对待为主要体现的效率原则,劳动力配置的“普遍主义原则”就取代了旧的“平均主义原则”。在这一转变过程中,在家庭中承担生育、抚养、照顾等诸多责任、在社会上承受性别偏见和歧视的女性,在与男性竞争人力资本和效率的过程中并不占优势。市场在消除某些不平等的同时,却又在看似平等的普遍主义原则扩展下加剧了另一些不平等,市场转型本身使得就业机会性别不平等问题明显化。这一问题的明显化暴露出的深层次问题是女性和男性社会分工的深刻差异及其在就业领域的难以调和性。社会分工的深刻差异使得女性常常湮没于社会权利的视线之外,并且在为就业做准备的过程中以及就业的过程中形成各种阻断。

作者简介

姓名:刘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