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女性研究
和钟华:我与民族妇女/社会性别研究
2017年08月07日 09: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和钟华 字号

内容摘要:我出生在一个纳西族家庭,自幼失去父爱,母亲含辛茹苦把我抚养成人,并让我接受了高等教育。这就是我从自发到自觉地献身于民族妇女/社会性别研究的思想和情感基础。

关键词:研究;社会性别;少数民族妇女;民族文化;少数民族

作者简介:

  我出生在一个纳西族家庭,自幼失去父爱,母亲含辛茹苦把我抚养成人,并让我接受了高等教育。伟大无私的母爱给予了我人间最珍贵的情感,给予了我自强自立的品格,让我一生受用不尽。也许就是这一特殊的生活经历,使我对母亲、对妇女有着一种深厚的感情——一种敬佩与挚爱之情。这就是我从自发到自觉地献身于民族妇女/社会性别研究的思想和情感基础。

  我之所以能读书上学,与母亲关系很大。外婆那一代人,女人是没有读书的权利和机会的;母亲那一代,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妇女有幸入学,母亲却没有这个机会,所以她在十分艰难的条件下坚持供我上学。我考上大学时,连中学校长都不相信妈妈会放我到远隔千里的重庆。可妈妈却毅然催我上路:“去吧!女儿,好好读书!别惦记妈妈!”怀着对新社会的感激之情和对妈妈的回报,我以优秀的成绩毕业留校,成了一名高校教师。

  抹不掉的民族情结

  我自幼生活在纳西族与汉、白、藏、普米、傈僳等多民族和谐共处的地域与社会文化氛围里,故对汉族及其他少数民族有着一种纯朴自然的关注。在四年的大学生活中,我贪婪地学习汉语言文学及相关的历史、文化知识,积极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汉文化的精深博大,使我陶醉,也深为作为一个中国人而自豪。

  为了让外界更细致地了解我们的民族文化,我下决心要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少数民族文化的发掘和介绍上,几十年初心未变。20世纪70年代末,我回到云南,有机会圆了这一长久的梦。从此我一头钻进民族文学的搜集、整理、编辑、研究工作中。在研究中,发现民族文学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文学,它是一个集文学、历史、哲学、宗教等于一炉的文化共生矿。于是我的研究由民族文学(从广义讲,也属文化范畴)拓展为民族文化——实现了第一个转折。

  遨游在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海洋里,我发觉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有许多共通的东西,譬如远古人类对天、地、人的朴素认识,原始的宗教观念,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人类为适应生存环境而进行的创造,等等。只是汉民族有数千年可考的文字记载的历史和文献,少数民族则多以口耳相传的形式流传下来。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至60年代初,党和政府便着手发掘整理少数民族传统文化。而今在进行民族文化的发掘整理时,我们更多了一种“抢救”意识。几十年来,民族文化传承人出现了“断层”现象,常常是这次才去采访了某位最熟悉本民族传统文化的老者,下次就会碰上他/她的葬礼,他/她头脑里装着的东西就这样带走了,给后人留下许多遗憾。也正因这样,一种刻不容缓的使命感时常在催促着我。

  在研究中,我得益于民族文化的熏陶,也得益于汉文化的素养。它们使我能较自如地把握民族文化的内涵,并能较通顺地用汉语言文字表达出来,同时视野得以开阔,在后来的少数民族妇女研究中,受益匪浅。它让我从一些现象入手,探究其深层的文化因素,从而揭示其本质,同时还可作异质文化的对比,开拓思路,有利于认识的深入。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