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理论与方法
威廉·莱斯生态理论学说:价值及局限
2017年07月28日 10: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贾丽民 字号

内容摘要:加拿大左翼学者威廉·莱斯凭借代表作《自然的控制》和《满足的极限》,成为西方生态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之一。

关键词:学说;生态理论;生态危机;资本主义;莱斯

作者简介:

  加拿大左翼学者威廉·莱斯凭借代表作《自然的控制》和《满足的极限》,成为西方生态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之一。作为马尔库塞的学生,莱斯将法兰克福学派所特有的社会批判方式与马克思实践观、自然观、历史观有机结合起来,针对现代人类社会面临的生态危机展开分析、批判,揭示危机产生的人性根源以及社会历史原因,力图为现代人类社会克服生态危机提供良性发展的药方。他的理论中可以清晰地看出马克思关于自然、历史、实践等方面的理论痕迹,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生态学说,同时结合当下生态问题的实际,扩大了马克思主义生态学说的影响力。但是,在理论根本立足点和解决问题之道方面,他的生态学说与马克思之间有着实质性的差别。莱斯生态学说积极的理论贡献具有重要的价值,同时也必须准确地把握其生态学说的理论局限性。

  “控制自然”

  与资本主义的实质关联

  资本主义制度及其生产方式是生态危机产生的根源,莱斯生态学说把生态问题的马克思主义维度与资本主义批判相联系,体现了积极的理论意义。

  首先,莱斯揭示出“控制自然”观念与资本主义现代性价值体系内在的实质性关联。他认为,资本主义正是借着科学、理性的旗号,将科学技术纳入现代性价值体系中来,成为其控制自然、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工具。因此,不能简单地把发展经济或者利用科学技术开发自然看作生态危机的根源,而应该更为根本地看到“控制自然”观念与资本主义制度之间的内在“联姻”,特别是“控制自然”观念已经被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化。在《自然的控制》中,莱斯提到,“尽管‘掌控自然’本身不是资本主义的‘产物’,但是该观念与资本主义相当契合。”同时,如果仅仅抓住控制自然这一意识形态观念作为生态危机的最终被告加以挞伐,资本则依然保持狰狞的笑容。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资本主义制度,只有真正实现制度的变革,生态危机才能得以控制。将导致生态危机的矛头直接指向资本主义制度,体现了莱斯对马克思生态学说思想的继承,为后来的生态马克思主义者打下基础。

  其次,莱斯进一步对资本主义社会消费异化问题进行批判,指明正是在资本盲目的无限增殖目的控制下,资本主义社会的虚假需求和消费异化成为导致生态危机的直接手段。在资本掌控下,资本主义建构的“高集约度的市场布局”带来了丰富的商品、无微不至的服务,这几乎为人类满足自身的“需要”提供了无限可能性。消费主义盛行的社会中,为消费而消费成为人们满足欲望的基本行径,并且消费的力量也获得了普遍的价值认同。但是,在虚假需求和消费异化的趋同下,对稀缺资源的占有欲直接带来各种力量之间的不断冲突,工业社会盲目生产出的大量过剩产品直接带来各种浪费和污染,结果导致生态危机不期而至。莱斯的分析对于认清当前时代消费异化现象的实质具有重要作用,也可以帮助人们改变某些长期无意识的消费习惯,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或缓解生态问题的发生。

  再次,面对资本主义带来的生态危机,莱斯强调必须打破那种把幸福和需求商品化、为消费而消费的消费主义价值观的统治,从人性的真正本质出发,抛弃对控制自然的妄想,甩掉对高消费虚假生活的欲望,形成和谐的人与自然的关系。这就需要进行社会政策的变革,舍弃唯技术思维架构起来的高度集中的生产和管理模式,建立一个“较易于生存的社会”。“较易于生存的社会”构想所秉持的生态正义原则,无论是国家内部还是国家间,资源与利益的分配都要遵循正义原则,避免生态殖民主义和生态危机转嫁的不公平现象发生。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克服以往狭隘的人类中心主义粗暴原则,人类与其他生物圈形成一种平等、和谐、有序的平衡关系。这样的社会不是简单地回到小国寡民的早期人类物质贫瘠时代,市场经济的商品交换依然是社会存在的基本依托,但不以商品交换为满足需要的唯一手段;科学技术依然备受重视,但不是资本主义模式的唯技术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