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科学与人文
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实验哲学
2017年05月17日 10: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颜青山 字号

内容摘要: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研究者开始运用虚拟现实场景进行实验哲学研究,以便区分基于问卷的判断和基于场景的判断。虚拟现实的实验哲学并不是对基于问卷调查的实验哲学结果的简单的验证。

关键词:哲学;虚拟现实技术;判断;电车;虚拟现实

作者简介:

  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研究者开始运用虚拟现实场景进行实验哲学研究,以便区分基于问卷的判断和基于场景的判断。虚拟现实的实验哲学并不是对基于问卷调查的实验哲学结果的简单的验证。

  大部分哲学家的哲学活动通常是从某些较为公认的前提出发进行概念分析和逻辑论证的,这些前提可能包括:“知识是被辩护了的真信念”,“道德责任应当归属于有意图的行动者”,“没有自由意志就没有道德责任”,等等。这些前提性命题经常被称为“哲学直觉”。虽然当代哲学怀疑论者会怀疑这些前提的可靠性,但他们的研究方式依然是概念分析和逻辑论证,通常的做法是通过思想实验来构造反例,如知识定义的盖梯尔反例、道德责任的法兰克福反例。

  自21世纪开始,有一批年轻的哲学家将哲学怀疑论推向基于实验考察的研究。他们采取科学研究的方式收集一般大众对这些哲学直觉的反应,并试图表明,哲学家的哲学直觉并不适合于普通大众。这样一种以实验考察研究哲学判断或哲学直觉之合理性的方式被称为“实验哲学”。

  早期实验哲学普遍采取的是心理学中常用的问卷调查方式,但这些问卷的内容则仍然是思想实验(其中一些就是哲学怀疑论者所构造的)。其中有一些是简单的选择判断,如著名的诺布效应,而另一些则结合神经生物学或心理学实验观察,如皮肤电阻变化、心脑电图、脑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经颅磁刺激等。最近几年,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研究者开始运用虚拟现实场景进行实验哲学研究,以便区分基于问卷的判断和基于场景的判断。但这些结果似乎并没有受到实验哲学先驱者们应有的重视,例如,在他们主编的两卷《实验哲学》论文集(2008,2014)中就没有涉及。我们可以通过如下两个实验的结果分析来看看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实验哲学与早期实验哲学有着怎样的差别。

  针对电车难题的虚拟现实实验

  在介绍该结果之前,有必要简单回顾一下早期实验哲学的类似实验。格林和他的合作者利用问卷调查(主要内容是电车难题的思想实验)结合fMRI检测的方式进行实验研究,2001年他们将结果发表在《科学》杂志上。他们的结论是,当人们在做出相关于功利主义道德判断(岔道实验中选择让电车碾压1个人还是5个人)时,其负责理性算计的脑区比较活跃;而当人们做出相关于义务论的道德判断(天桥实验中是否推下1个无辜的胖子以拯救5人)时,会受到情感的影响,与情感判断相关的脑区异常活跃。这一结果似乎与哲学家的一般直觉冲突。哲学家一般认为:义务论(尤其是康德式的)是理性主义的,其道德判断的动机基础是理性规则;功利论是经验主义的,动机基础是休谟主张的欲望和同情。格林将其解释与双重任务假说联系起来,基于情感的义务论判断是快速的自发过程,而基于理性算计的功利主义判断是需要反思的延时过程。

  那么,这一结果是否适应于不采取问卷而基于直接场景的判断呢?斯库莫夫斯基设计了一个基于虚拟现实的场景实验。他让受试者戴上虚拟现实头盔,其经历的情景是,一辆穿过隧道的电车即将撞上轨道上抛锚的另一辆电车,受试者有机会按下按钮让电车拐向旁边的岔道。如果撞上电车,那么乘客将全部死亡,而拐向岔道,则导轨上的路人将被牺牲。对受试者进行各项生理心理学检测,该实验得到一系列有趣的结果,其中如下两个结果与格林的问卷——fMRI研究相比,尤其有价值:第一,简单的功利主义道德判断也是快速的,例如,在对比明显的情况下,受试者会快速地选择牺牲少数人;这个结论与格林的结果是不同的,格林表明,道义论判断才是快速的,而功利主义判断则是需要思考的。第二,皮肤电位变化的检测表明,人们的道德判断并不受外界情感因素的影响,这与格林关于义务论道德判断受到情感影响的结论也是不同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