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跨学科•原创
第八届全国古典学年会聚焦“重估清代经学”
2021年06月18日 16: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楠 杨扬 安萍 字号
2021年06月18日 16: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楠 杨扬 安萍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第八届全国古典学年会在扬州召开 陆薏/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吴楠 通讯员杨扬 安萍)6月12—13日,以“重估清代经学”为主题的第八届全国古典学年会在扬州召开,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四川大学、湖南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等40多所高校的150多名专家学者围绕清代经学与中国文明、中西经典与解释,以及中西古典学领域的其他议题展开研讨。开幕式由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古典学专业委员会会长吴飞主持。

第八届全国古典学年会开幕式主席台 陆薏/摄

第八届全国古典学年会开幕式 陆薏/摄

  扬州大学副校长陈亚平在致辞中介绍了扬州的城市文化与扬州大学的历史和发展概况。他认为,“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除了关心古典学研究,还要关注古典学和当下的关系,关注古典学给学生带来什么?没有经典就没有传统,而不重视传统的教育是没有希望的。”西方古典学一般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作品作为他们的经典,是一门比较成熟、历史悠久的学科。中国古典学有着深厚的理论资源,中华文明有悠久的历史传统。中国古典学要建立中国特色的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和学科体系。

  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古典学专业委员会顾问甘阳认为,人文研究特别需要慢工出细活,“学术并不在于多,而是在于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大会主题报告由浙江大学哲学系教授林志猛主持。扬州大学教授柳宏、北京大学教授吴飞、清华大学教授陈壁生、湖南大学教授肖永明及重庆大学教授张文涛先后发言。

  柳宏以“关于重估清代经学的粗浅思考”为题发言。柳宏认为,清代经学研究已经取得一定成果,进入一个新阶段,需要继续向前推进。清代经学研究的既往成果和学界期待还有差距,所以学界发出重估清代经学的呼声,以期创造清代经学研究新的辉煌。但是,重估不是简单的肯定或否定,需要深入思考重估的原则、标准、目的、意义、方法和路径。他表示,重估首先要梳理既往的研究成果,了解清代经学史著作概况,以及清代经学意义、价值、成就上的相关认识和判断。其次,要思考重估的依据和原则,可参考20世纪80年代重写文学史的做法。再次,要思考重估的诉求和目标,重估清代经学要树立完备的清代经学的整体框架,包括相对独立的时空概念,能够支撑清代经学的理论支点,清代经学发展的逻辑依据和文化背景等。清代经学研究要兼顾文本细读和历史语境,我们只有细读文本,才能对经学家的生命律动和精神境界有具体的把握。我们上升到历史语境,也才有可能对于经学做出宏观的、整体的判断。

  吴飞以“精义之学:程瑶田之义理学、宗法学与丧服学”为题介绍他的研究成果。在礼学传统中,丧服学立人伦之本,故向称大宗。自魏晋之后,法律制度准五服以治罪,对丧服的细密讨论为礼学、法学构建了理论基础。到了清代,丧服学的地位更加重要,且呈现出礼学核心的倾向。吴飞通过对《通艺录》最核心的前四篇——《论学小记》《论学外篇》《宗法小记》《仪礼丧服文足征记》的总体研究,提出在乾嘉学者当中,戴震、凌廷堪、阮元、焦循等都试图在心性学上修正宋学,并由此立新的经学体系。其中,程瑶田当属最为系统者之一。其《论学小记》中重解《大学》,对执一之理的批评,和由诚意而如精义礼学的讨论,相当精彩,其对宗法学的建构也卓然成家,但在丧服学上虽然下了很大力气,但终究又难脱执一之理之嫌。贯通之理未必是执一之理,《易》《礼》《春秋》为经学中的理论来源,其核心皆在“比例推经”。程氏既要建立理论体系,就难免回到经例的研究上来。关键不在于对贯通之理的反对,而在于将缘情制礼、以时为大的精义之学纳入贯通之理当中。程氏于此做出了可贵的尝试,其得其失,都值得后人尊崇。

  陈壁生作了题为“刘宝楠《论语正义》的得与失”的主题发言。他提出,对清代经疏的理解,有两个基本方向。第一是从现代学术的角度看,清代经疏是清代学术的构成部分。因此,对每一部注疏之作的研究,要放在整个清代学术史中进行考察,目的是理解清代学术史。第二是从传统经学的角度看,清代经疏的目的,是回归经学、理解经义。因此,对注疏之作的研究,要放在经学的脉络中进行考察,目的是理解经典本身。前者是外部视角,后者是内部视角,两者同样重要。他以刘宝楠、刘恭冕父子《论语正义》为例,从以上两条路径检讨清人经疏的解经有效性和具体的经学问题之作,考察清代经疏之得失。

  肖永明的发言主题是“宋明理学工夫论的建构及其一元化趋向——以《孟子》‘集义’之诠释为中心”。他通过考察“集义”之诠释,为我们从整体上认识宋明理学工夫论的建构、分化、趋向和理解,及勾勒近世儒学史的演进、发展、变迁提供参考与帮助。透过集义之诠释,宋明理学工夫体系中的核心议题、主要话语,如有关道德精神意志涵养与道德实践活动关系的敬义论,道德认知与道德行为关系的知行观,以及注重先验道德知觉、本能的工夫论皆得到全幅地展现。

  张文涛在题为“柏拉图与古典实践哲学的复兴”的主题发言中着重考察西方实践哲学的复兴问题。他提出,复兴实践哲学是当今一种较为有力的呼声。但是,形而上学与实践哲学的割裂、实践哲学受到轻视的问题由来已久,伽达默尔、阿伦特、海德格尔也都无法真正回到西方实践哲学的真正源头。可以说,须从亚里士多德的实践哲学往前回溯,回到柏拉图的古典政治哲学、古典实践哲学,才是复兴西方实践哲学真正追本溯源的正途。

第八届全国古典学年会圆桌论坛 陆薏/摄

第八届全国古典学年会圆桌论坛 本网记者 吴楠/摄

  会议期间还举行了主题为“经学与比较古典学”的圆桌论坛。圆桌论坛由同济大学教授张文江主持。扬州大学教授傅荣贤、同济大学教授谷继明、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司马朝军、湖南大学教授殷慧、海南大学教授程志敏、浙江大学教授林志猛、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贺方婴、四川大学教授梁中和、南开大学教授范广欣相继围绕如何评价清代经学、古典学课程建设、古典学如何保持它的生命力、比较古典学等议题展开深入研讨。

  在会议闭幕式上,吴飞和王定勇分别致辞。

  吴飞表示,此次会议除了特邀学者外,还有很多自由报名的学者,其中包含很多青年学者、在读博士和硕士。此次参会论文的质量非常高,中国古典学研究方面的文章较多,涉及《易》《礼》《春秋》《尚书》《诗经》等各经,范围很广;西方古典学研究的文章不多,但涵盖面非常广,在希腊史诗、悲剧、哲学、罗马政治等各个点上都有非常高质量的文章。此次年会将主题界定为“重估清代经学”是向扬州学派致敬。中国古典学虽然是在几个大学中逐渐形成的,但经过越来越多学者的努力,会慢慢建构一个学术传统,并不断推进它的传播和发展。八届年会,从最初的一两个大学,逐渐形成更大范围、更宏观的学术事业,产生全国范围、乃至更大的影响。他希望古典学年会从最开始形成的学术传统,能拓展到更大、更宏观的视野。中国的古典学不是一个宽泛意义上的学科建制,而会逐渐形成一个学术传统,以及与这个时代更密切相关的思想性的问题意识。

  王定勇代表扬州大学文学院对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古典学专业委员会将年会交由扬州大学文学院承办表示感谢,并对与会学者提交的高质量论文和深入的讨论表示由衷地赞赏。

  此次会议由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古典学专业委员会主办,扬州大学文学院、文脉流变与文化传承交叉学科、文化传承与创新研究院、江苏省儒家经典诠释与域外传播研究中心承办,中国人民大学古典文明研究中心、清华大学新雅书院、北京大学礼学研究中心、中山大学古典学研究中心、浙江大学古典文明研究中心、重庆大学古典学研究中心、四川大学西方古典哲学研究所、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协办。

作者简介

姓名:吴楠 杨扬 安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