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跨学科•原创
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的法理与实践 ——第二届“跨学科视野下的生态法”青年学者学术论坛举行
2019年07月18日 09: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明海英 张俊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明海英 通讯员张俊生)7月13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共同主办,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承办的第二届“跨学科视野下的生态法”青年学者学术论坛在武汉举行。

  论坛以“固本与开新: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的法理与实践”为主题,来自最高人民检察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南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财经大学、武汉大学、武汉工程大学、西南政法大学、湘潭大学、浙江大学、中南民族大学、中国海洋大学、江汉大学、吉林大学、华中农业大学、华侨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湖北经济学院、河海大学、海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福建省社会科学院、北京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河南博云天律师事务所等20多家科研机构、高校以及实务部门的50位中青年学者与会,从生态法学、法理学、刑法学、民法学、国际法学、比较法学等交叉学科视角展开深入研讨。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校长邹进文教授出席开幕式并致辞。他表示,从经济史学的角度看,我国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但是,与此同时,生态环境遭到了较大的破坏。修复和建立生态文明,需要多学科参与、多视角考察。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生态法研究室主任刘洪岩研究员代表主办方致辞。他表示,论坛的初衷是为青年法学者打造一个跨学科交流平台。之所以选择法学领域中与各个学科密切相关且具有争议的“生态法”作为讨论命题的基点,目的是能够让更多学科的中青年学者充分寻找共同话题,实现最广泛的参与。他以论坛主题为例阐释说,“生态损害赔偿制度改革的法理与实践”涉及法理学、民法学、行政法学、诉法学和法实务等学科,希望通过不同学科、不同研究领域的跨界交流,增进不同学科之间的了解,更好地拓展中青年学者的学术视野,提升认识问题的广度、高度和深度。

  生态损害赔偿制度改革进程中的实务问题   

  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小钢以“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公共信托理论阐释”作报告。王小钢表示,公共信托理论中的权利具有包容性、非排他性。公共信托理论主要强调公众享用公众共用物的权利,这种享用权利既可以限制政府的规制权力,又可以限制企业的私人权利。公共信托理论涉及公共信托自然资源、公众的公共信托权益和政府的公共信托义务三个核心要素。地方政府提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立基于政府的公共信托义务,政府的公共信托义务又源自于公众的公共信托权益。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巩固在报告中表示,生态损害赔偿制度源起于民事责任缺失,破环行为停止,但生态损害依旧,从而无法适用有损害填补功能的民事责任。传统物的特征是有体、特定、可分割,而生态环境是否属于民法意义上的物、生态环境是否属于“国家所有”、生态损害赔偿是否属于侵权责任、民法直接能否救济公共利益、私法规则能否直接解决公共问题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河海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晋海教授以“生态环境损害法律救济制度体系化构想”为题发言。晋海表示,现代环境问题具有复杂性、不确定性、公害性和技术性。纯环境损害即公益损害,应以行政权主导;公民人身、财产的损害即私益损害,应以司法权主导。生态环境损害磋商赔偿制度为环境行政执行中的司法执行模式,海洋环境保护法中的海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制度亦同。生态环境损害行政救济与生态环境损害磋商赔偿制度之关系,实为行政强制模式的不同模式的选择问题。前者采非诉模式,后者则采诉讼模式。对特定的生态环境损害,可按诉讼执行模式建构相关制度。行政执行模式有利于及时高效处理突发案件,同时还可将索赔与处罚相结合,形成系统、互补的责任体系。司法执行模式虽可弥补责任人利益表达与保护机制不足和行政机关执法能力不足之困境,但也存在成本高昂、衔接困难等问题。

  武汉大学环境法研究所青年学者吴宇作了题为“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社会功能与制度融合:基于结构功能主义视角”的报告。吴宇表示,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社会功能包括三点:首先,政府基于国家环境保护义务而提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其次,政府提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目的在于填补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价值损失;最后,政府提起的生态损害赔偿不具有惩罚性。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是为实现公益目的而提起的以环境损害赔偿为内容的诉讼,故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法律性质应为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在政府、环保组织和检察机关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定位上,应当是政府主导、环保组织补充、检察机关督促和补充。

  行政法视野下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   

  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金自宁在报告中表示,生态环境损害鉴定评估的法律性质为司法鉴定,生态环境损害鉴定评估获得法庭“采纳”的标准包括鉴定人/机构的资格、鉴定技术标准和鉴定程序启动权/鉴定者的遴选方式,对生态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活动的监管应当是要求鉴定专家出庭并健全鉴定管理体制。

  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徐以祥教授进行了题为“论生态环境损害的行政命令救济”的发言。徐以祥表示,在行政行为的体系中,行政命令属于基础性行政行为中的命令性行政行为。行政命令可以分为规则性行政命令和补救性行政命令两种类型,在应急性救济和生态修复及替代性修复方面,补救性的行政命令都是最适宜的选择;而在金钱性替代生态修复方面和生态功能的赔偿方面,不适宜采用补救性行政命令的方式,适宜采用行政协商和民事诉讼相结合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主导的方式。在行政机关不履行其生态环境损害救济的职责的情况下,社会组织或检察机关可以通过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方式直接对生态环境损害进行救济。检察机关也可以通过检察建议并结合行政公益诉讼的方式监督行政机关履行职责,间接对生态环境损害进行救济。

  福建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陈思宇围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中的危险预防责任”进行了讨论。陈思宇说,环境保护预防性原则体现了补偿性司法救济为主,预防性司法救济为辅的司法救济体制,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也肯定了预防性诉讼,故而预防性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存在具有合理性。直接而非间接的风险、确定而非臆测的风险、重大而非轻微的风险是判断重大风险的标准。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生态法研究室助理研究员林潇潇表示,生态环境损害治理是特定国家机关依职权采取行动、要求特定社会主体采取行动,对包括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在内的生态环境损害进行预防、发现、修复的制度。损害赔偿模式的内在缺陷在于“损害赔偿”的制度表达使金钱赔偿成为主流的责任承担方式、“损害赔偿”的意义内涵无法辐射对生态环境损害补救进行的规制、司法机关不适合处理生态环境损害案件。损害补救模式的可行性在于补救模式与自然资源国家所有体制相契合、践行补救模式具有现实可行性。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刘艺教授围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中磋商程序的性质”展开探索。刘艺表示,从规范层面上解读,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中磋商是前置程序。磋商是否是行政命令、赔偿损失是否只是民事责任两个问题都值得反思。从功能层面进行剖析,采用行政机关优先的方案,将导致是否进行磋商或者提起诉讼的权力集中在行政机关手中,其他主体只是处于配角的位置,会极大挫伤环保组织提起公益诉讼的积极性,不利于生态损害赔偿案件办理。对磋商程序进行研究可以保证法的安定性、维护当事人对法律的信赖。而磋商程序建立路径的困惑包括行政诉讼的不能、民事诉讼的不顺、刑事案件之后的移交执行、非诉执行。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教授林鸿潮围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的性质辨析”进行主旨发言。林鸿潮表示,判断生态损害赔偿责任性质的依据有生态损害的对象、承担责任的依据、责任的内容和形式、与其他责任的关系。损害的对象是指因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造成大气、地表水、地下水、土壤、森林等环境要素和植物、动物、微生物等生物要素的不利改变,以及上述要素构成的生态系统功能退化。承担责任的依据是损害行为人违反了公法义务,而公法义务来源于《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土壤污染防治法》。责任的内容和形式是指赔偿包括清除污染费用、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生态环境修复期间服务功能的损失、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以及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调查、鉴定评估等合理费用。在与其他责任的关系中,赔偿义务人因同一生态环境损害行为需承担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的,不影响其依法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

作者简介

姓名:明海英 张俊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