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跨学科•原创
侨批:海外潮人社会百科全书
2017年04月25日 09: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武勇 字号

内容摘要:2013年6月,在韩国光州市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国际咨询委员会评审会议上,由广东、福建两省联合申报的“侨批档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让“侨批”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关键词:海外;侨汇;潮汕;家书;汕头

作者简介:

  2013年6月,在韩国光州市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国际咨询委员会评审会议上,由广东、福建两省联合申报的“侨批档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让“侨批”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信款合一”的家书

  “侨批”诞生于19世纪,指华侨华人通过民间渠道以及后来的金融邮政机构寄回国内的家书、简单附言及汇款的凭证,是“信款合一”的家书。侨批发轫于民间、流转于民间、经营于民间并收藏于民间,是一种原生态的民间文献,饶宗颐先生曾称侨批为“侨史敦煌”、“海邦剩馥”,侨批档案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其中潮汕侨批约占广东侨批总量的一半以上。

  汕头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曾旭波认为,潮汕侨批的产生与晚清民国潮人走向海外有密切的关系。潮人下南洋,到19世纪初中期才逐渐形成规模。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汕头开埠,机器轮船代替“红头船”定期航行于汕头与东南亚地区,大量闽南、潮州一带劳工得以出洋,为侨批业形成创造了条件。“在民间,人们将到海外谋生称为‘过番’,侨批也被称为‘番批’、‘批’,经营此项业务者,最初是水客,然后才有批馆(批信局或民信局)。” 曾旭波说。在近代银行、邮政尚未普及的情况下,水客、批馆在侨批投递中几乎是不可替代的。在广东潮汕地区,把跑国外线的水客称为“溜粗水”,把跑国内线的水客称为“吃淡水”。海外的华侨只需要将汇款及书信交付批馆,甚至不需要有具体地址,水客也能够将款项和信件交付收批人。

  曾旭波提到,随着东南亚各国和中国国家邮政的成立,国内外批信局及民信局业务受到了限制。1958年侨批业实行公私合营,之后又合并入中国银行。从海外批局所寄回潮汕的侨批,一般都首先寄达汕头邮政总局,再由汕头中国银行分行派专人到对面的邮局收取批信总包,当面拆包点明批信件数,再由银行工作人员将从国外银行同时寄达的批银一一核对后,交还收批人(或通知收批人到中国银行各当地分支机构领取)。之后,中国银行工作人员还要负责把收批人回复寄批人的“回批”收集并集中后,同样用总包形式拿到汕头邮局,寄还发批人。这样的操作流程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现在,当年的汕头中国银行分行成为汕头市侨批文物馆,收藏了约2万封侨批原件、3万多件侨批复印件,以及7万多张含侨批图片的光碟。

  潮汕侨批跨越百余年

  近年来侨批所引发的关注,是从收藏界开始的。被称为“侨批王”的汕头侨批收藏人邹金盛,至今已经收藏有3万余件侨批,侨批寄送钱款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汕头市侨批文物馆中的馆藏复印件,大部分由他捐献。

  潮汕侨批有着鲜明的地方风格。曾旭波介绍道,一些收藏研究者根据其内容、收发形式等方面的异同做了分类,诸如“明批”、“暗批”、“平安批”等;初次闯荡南洋所寄回的第一封侨批,被称为“回头批”,也叫“平安批”;批信书写通常跟书信书写是一样的,但偶尔亦见到一些用潮州歌谣、诗句来表达海外漂泊的艰辛与对故乡的思恋。

  潮汕侨批横跨时间百余年。目前已知的潮安县东凤镇二房后厝陈宏烈家的侨批则从1912年一直延续到1958年,约700封,是现保存数量较多的同一家庭的侨批之一。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炜中认为,侨批生动地反映出小到社会“细胞”的家庭,大到国家、国际具体状态,涉及金融、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可谓华侨华人社会的“百科全书”。

  管窥华侨社会

  相较于海内外收藏界对于侨批收藏的“热”,学术界更为关注的则是侨批文献资料的搜集、出版和研究。2011年,由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编辑的《潮汕侨批集成》第一辑、第二辑共72册,先后出版。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袁丁告诉记者,民间新发现的侨批资料超过原来申报“世界记忆”名录时的17万件,这些资料都有待于进一步的收集、鉴定和整理。经济意义上的“侨汇”研究也很早就引起了学者的关注。

  袁丁表示,政府对华侨经济力量的重视始于19世纪70年代,此后的几十年,主要关注华侨对本国的经济捐赠和投资,而对于华侨的主题部分——赡家性侨汇,几乎没有注意过。

  有研究称赡家性侨汇是中国近代侨汇的主体,是近代100多年来广大海外华侨华人与国内保持密切联系的最重要纽带。根据袁丁等人的估算,从侨汇汇入地角度来看,近代华侨汇款总额中约80%是以广东省为最终汇入地。广东、福建两省侨汇长期占有全国侨汇的90%以上,对整个中国经济影响重大。

  如何通过侨批资料进一步深入研究华侨社会?在袁丁看来,侨汇问题和华侨问题一样,由于其本身的特殊性,既涉及社会、政治、历史,又涉及经济、人文、地理交通,因此必须以多学科的研究手段,综合考察和分析近代侨汇的产生、演变、特点及影响。在近代侨汇问题背后,隐藏着一个对侨汇及批信局的发函有决定性影响的因素,这就是国家。从国家和侨汇业互动角度来研究近代侨汇问题,不仅可以大大拓展研究视野,还可以为中国近代历史及近代社会经济史的研究注入新的内容。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