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跨学科•百家谈
"三顾茅庐"只为先生向北来 ——匡亚明的治校与于省吾的治学
2018年02月26日 10:2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鲍盛华 字号

内容摘要:匡亚明,一位广开贤路的校长;于省吾,一位孜孜以求的学人,奔赴东北,坚守学术.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编者按

  匡亚明,一位广开贤路的校长,“让我去办一所大学吧”,是他一直追逐的梦想;于省吾,一位孜孜以求的学人,奔赴东北,坚守学术,乃其人生不悔的抉择。他们的命运因一所初创的大学而交织在一起,他们的友情在新中国的东北大地上生根发芽。这样一段并不算久远的东北往事,生动地阐释了“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的真正含义,让后人感动不已。

  东北之邀

  张伯驹没想到,东北的秋天这样短。1961年10月,刚来长春时,中午的阳光照在身上,甚至还有几分灼热之感。可是,当宋振庭请他们夫妇二人吃完火锅之后,没过几天,天气迅速变冷,俨然已是纯正的冬天了。

  只是,张伯驹和潘素的内心却越来越火热,他们觉察到了这个偏僻省份与众不同的发展氛围,他们愿意把全部热情都投入其中,为这片土地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张伯驹每天都认真阅读省博物馆给他准备的资料和报告,回到家里也满脑子都是单位的事情,他筹划着一个令自己兴奋的工作计划。潘素则在聚精会神地备课。在这之前,她甚至没有迈入过学堂的大门,现在却因出色的绘画能力,一下子登上了大学的讲台。

  忽然一日,夫妇二人正在家中伏案疾书,响起一阵敲门声,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传来:“老朋友开门,老朋友快开门,我来看你们来了!”(《一代名士张伯驹》,任凤霞著)

  这让张伯驹和潘素甚是惊讶,听声音好像是熟悉之人,可是他们刚刚才来长春,人生地不熟,怎么会有老朋友在这儿呢?

  张伯驹打开房门,一下子惊呆了,门前竟然站着自己在北京的老朋友——古文字学家于省吾!

  张伯驹一时语塞,竟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兴奋的他和于省吾双手紧握,同时大声喊着潘素:快烧咖啡!快备酒菜!咱们的老朋友来了!欢快的声音让一条寂静的街道瞬间明亮。

  于省吾何许人也?他的到来为何让张伯驹如此兴奋?

  1896年,于省吾出生在辽宁省海城县中央堡,毕业于沈阳国立高等师范。后历任奉天萃升书院院监,辅仁大学讲师、教授,北京大学教授,燕京大学名誉教授,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

  新中国成立之际,于省吾已是国内研究甲骨文的一流学者。郭沫若当年写过《殷契粹编》,整理和重刊时,专门请于省吾出山为他校订。不仅如此,于省吾对书画鉴赏也极有见地,和张伯驹早年相识,共同的爱好让他们走得很近。

  于省吾怎么也到了长春?坐在张伯驹面前,就着几碟小菜和美味白酒,老先生娓娓道来。

  那还要从时任吉林大学校长的匡亚明说起。

  “让我去办一所大学吧!”1954年,时任中共华东局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的匡亚明再一次向组织请求。当时,他还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到北京的清华大学任职。

  可是当匡亚明得知,东北人民大学(即吉林大学前身)原校长吕振羽已经调走很长一段时间,主持工作的一位副校长身体还不好,只有一个教务长支撑全校工作,便毅然决定放弃清华,远赴东北。(《记忆中的父亲》﹝《佟冬同志百年诞辰纪念文集》﹞,佟多人著)

  此前,匡亚明并没有来过东北。他是典型的南方人,1906年出生于江苏丹阳一个晚清残景中的寂静村落,父亲国学涵养深厚,为其起名儿匡洁玉。

  青年时代,匡洁玉以匡世、匡亚明的笔名先后在上海大东书局《学生文艺丛刊》发表《什么是艺术》《中国哲理观——“中”》两篇哲学论文(《匡亚明:鞠躬尽瘁为教育 尊师重教美名扬》,孙梦云著),其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先进思想一时被传为美谈。1926年,20岁的他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也是在这一年,他把“洁玉”更改为“亚明”。

  就在入党的第二年,匡亚明领导了宜兴的秋收起义。1931年,他参与出版中共沪东区《前进报》,与邓中夏开始了密切合作。第一次和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他曾四次被捕入狱,但从未改变革命气节。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他历任华东政治研究院党委书记兼院长、中共华东局宣传部常务副部长。

  1955年5月,长春微风吹面而不寒,绿叶刚刚从枝头冒芽,街巷幽深,行行杏花开出粉色花朵,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气息。就在这大好春光里,身材高大、额头宽阔的匡亚明来到位于解放大路北侧、斯大林大街(即今人民大街)西侧的东北人民大学校园,担任校党委书记兼校长。

  刚一入校,匡亚明就在一次全体大会上直言不讳:“学校没有校长可以,没有教授就办不成。标志一所大学的水平,是教授的数量与学术水平。”

  立志要“办一个像样大学”的匡亚明首先想到的是“像样子的老师”,雄心勃勃的他把眼光对准了北京。

  于省吾就是匡亚明发现的一块价值连城的“美玉”。

  此时的于省吾对外的身份是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但基本是闲职,大量时间在家中从事一些自己喜欢的研究工作。

  面对匡亚明的邀请,于省吾礼貌地拒绝了。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对过往的东西情有独钟,他的世界是令人陶醉的甲骨文,是美妙绝伦的金文,是浩如烟海的古籍,是精美细腻的古代器物。

  已然60岁的于省吾,觉得繁花落尽,并不期望人生再有什么波澜。

  但匡亚明不气馁。一次不行,再来一次。他带上主管人事和组织工作的副校长佟冬再赴北京,直奔于家,目的非常明确,邀他出山。匡亚明把到东北办大学的所思所想和教育主张,一股脑儿全都告诉了于省吾。于省吾静静地听,有时也热烈回应。但一谈到去留的紧要关头,于省吾总是有节制地把话收回来。

  长谈结束了。匡亚明再一次失望地离开了于家。

  可让于省吾万万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匡亚明又来了。仍是那个劲头,反复告诉于省吾,对于他的研究都可得到满足,甚至会更加深入,而且也许,那里的天空会让于省吾觉得更加广阔,阳光更加明媚,风吹得更加温婉。

  于省吾被眼前的这位校长感动了,真如当年刘备请诸葛孔明出山一样,三顾茅庐啊。

  终于,于省吾对匡亚明说出了自己犹豫多时的话,是几条他去东北应聘的条件,其中一条是不参加系里的一般会议。

  “没问题!”匡亚明欣然应允。

  于省吾二话不说,打点行装,奔赴东北。

作者简介

姓名:鲍盛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