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健康养生
梅国强/精研伤寒五十载
2018年09月06日 00:0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记者 范昊天 字号
关键词:伤寒论;中医;梅国;治疗;看病

内容摘要:梅国强将一本本大部头的中医古籍视若至宝,遇到疑难杂症,白天观察患者症状,晚上在灯下查阅中医文献,往往手到病除。在湖北中医药大学昙华林校区,经常能看见一位满头白发但步伐矫健、精神矍铄的老人在散步,他就是该校博士生导师、全国伤寒名家梅国强。

关键词:伤寒论;中医;梅国;治疗;看病

作者简介:

 

  梅国强将一本本大部头的中医古籍视若至宝,遇到疑难杂症,白天观察患者症状,晚上在灯下查阅中医文献,往往手到病除。精研伤寒五十余载,善于治疗急重症。年近八旬,梅国强依然保持着白天看病、带教,晚上读书、研究病案的习惯。

  

  在湖北中医药大学昙华林校区,经常能看见一位满头白发但步伐矫健、精神矍铄的老人在散步,他就是该校博士生导师、全国伤寒名家梅国强。

  东汉名医张仲景写出中医经典名著《伤寒杂病论》,其中外感热病的部分被后人整理为《伤寒论》。今年79岁的梅国强,便是以精研《伤寒论》著称。如今虽年近八旬,但他仍坚持每周出诊5次,带学生临床实践,其余时间则研读经典、整理医案,一刻也闲不下来。

  “当医生无非两看,即白天看病,夜间看书”

  “有些人不理解,为什么1800年以后还要学习《伤寒论》。但要想学好中医,读懂吃透中医经典是‘捷径’。”走进湖北中医药大学名医传承工作室,一本本大部头的中医古籍整齐排列在书架上,有的纸张已经泛黄。但梅国强仍视若至宝,时时翻阅,从中寻找启迪。

  梅国强的父亲是一名乡村中医师。“小时候,每天天还没亮,就有乡亲上门请父亲看病。”梅国强回忆道。只要是来求医的人,无论贫富,父亲都一视同仁,全力为他们诊治。父亲常对他说,行医是积德行善的事情,要对病人负责。受到父亲的影响,梅国强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扶危济困的医生。

  因家中兄弟姐妹众多,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身为长子的梅国强初中毕业后便考取了武昌医学专科学校,后来因学习成绩优秀,被保送到湖北中医学院(现湖北中医药大学)。在这期间,他系统学习了西医和中医理论,还正式拜湖北伤寒名家洪子云教授为师。

  “当医生无非两看,即白天看病,夜间看书。”梅国强至今还记得老师的教诲。他白天侍诊于老师,目睹了很多疑难杂病的治疗过程,深觉中医的博大精深和自身的不足;晚上则埋首于中医典籍,除主攻《伤寒论》外,还研读《黄帝内经》《难经》等医书。因老师主张“寒温汇通”,他便找到明清时期温病大家的著作仔细研读,涉猎各家学说。在老师20多年的言传身教之下,梅国强博览古代医学典籍,逐渐形成了以伤寒理论为基础,囊括心系、脾胃系等多个疾病领域的诊疗方法和心得。

  除了大量典籍,梅国强的办公室里还有一沓沓排列整齐、分类归纳的复写原始病案。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已留存两万余例。“保存这些病案是为了传承经验、启迪后学。”精研伤寒五十余载,梅国强依然保持着白天看病、带教,晚上读书、研究病案的习惯。

  “做医生要胆大心细,既勇于创新,又勤于思考”

  梅国强以善于治疗急重症著称。

  “梅老师,求求你,快救救我爱人吧!她发高烧40摄氏度不退,还一直腹痛,吃什么药都不见好。”上世纪70年代,在湖北麻城县,为响应国家“把课堂搬到农村”的号召,带着学生在当地上课的梅国强,遇到了行医以来最危急的一起病例。患者不仅高烧不退,而且下利脓血频繁,腹痛里急后重,更让梅国强和学生们焦虑的是:这是一个怀有8个月身孕的孕妇。

  经过初步诊断,梅国强断定患者得的是急性细菌性痢疾。由于他们只带了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材和药品下乡,最稳妥的做法是把孕妇送到县城医院进行全面诊断和治疗。但此地距县城有100多里,当时交通不发达,若以人力将患者送到县城大约需要两天,恐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学生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都很慌张。

  “大家不要慌,这其实是中医常见病,只不过症状比较严重,我们可以治。”一人两命,容不得半点差错。梅国强安抚大家的情绪后决心接诊。他用白头翁汤加行气理血、缓急止痛药,其中白头翁、生白芍都用到了30克。

  “这是以前从没用过的剂量。”梅国强至今还有些后怕。当天晚上他彻夜难眠,唯恐有失。所幸药效很快显现,患者母子平安。

  临床治疗并不总是这么一帆风顺,梅国强也遭遇过不被理解的时候。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在湖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的梅国强,接诊一例急性皮肌炎患者,不仅发着高烧,而且遍身布满红疹,奇痒微痛。此前已用西医的激素治疗,不见效果。梅国强便采用中医的清热解毒法为其治疗,没想到过了一个月,病情依旧。

  “有人告到院领导那里,说我拿病人当试验品。”梅国强委屈之余,又认真反思:用了那么多名方都不见效,是不是治疗方向偏了?他白天观察患者症状,晚上在灯下查阅中医文献。“赤白游风,由表虚腠理不密,风邪袭入化热而成。”翻到《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的记载,他眼前一亮:这不就是病人的现状吗?

  “看来患者并没有真正的内热。”梅国强顿悟。他便改用温性的桂枝汤加减治疗,终于找到了病的症结所在,患者很快痊愈。

  “做医生要胆大心细,既勇于创新,又勤于思考。”行医几十年,每当遇到病情危急的病人,梅国强总是敢于“亮剑”,勇做“中医之侠客”,多次帮助病人转危为安。

  “看病开药都要凭良心,我这一辈子要对得起我的病人”

  “中医的伤寒并不是某一个病种,而是六经辨证论治的理法方药,现代中医运用这个原理可以治疗多种疾病。《伤寒论》历代研究成果众多,发展到今天,已广泛应用到心血管病、脾胃病、肝病甚至妇科病等,伤风感冒只是里面的一粒‘小芝麻’。”梅国强形象地解释中医的“伤寒”。他将这种辨证论治的方法发扬光大,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中医诊疗体系,成为精通多个领域的中医杂家。

  除了临床治疗,梅国强在学术领域也著述颇丰,主编、参编了《伤寒论讲义》等10余部全国规划教材及专著,发表了40余篇医学论文,为经方的临床应用提供了思路和方法。由于在中医研究和临床运用领域的突出贡献,他先后获得中华中医药学会首届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湖北中医大师、第三届国医大师等荣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尽管成名已久,梅国强并不以大师自居,仍然坚持在一线行医和治学。虽近耄耋之年,每周仍出诊5个半天。早上8点,梅国强会准时到达诊室。由于前来求医的人多,看完往往要到午后。但他尽量照顾到所有患者,常有“如厕难”之感。学校担心梅国强太辛苦,每次严格限制在30个号,但他总是说:“碰到病人有难处,还是通融通融吧。”遇到一些从外地来的患者,即使没有预约,梅国强也尽量加班为他们诊治。

  “有一件事曾经让我很费解,梅老师擅长治疗消化系统疾病,可他自己却长期患有胃病。”梅国强的学生周贤说,“后来我才明白,这是他经常加班工作,不能按时吃饭的结果。”

  医者仁心。梅国强的诊费很多年一直保持在15元,他开方从病情实际出发,普通疾病一般只用12—15味药,多为常用药,价格相对低廉。常常有病人质疑:“这么便宜的药,治得好吗?”结果药效显著,让病人心服口服。一些经梅国强看好病的人,深感其医术精湛,全家老小生病都找他医治。“看病开药都要凭良心,我这一辈子要对得起我的病人。”他说。

作者简介

姓名:记者 范昊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