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交叉学科
刘生良:《庄子》的复合文学形态
2018年10月30日 10: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生良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庄子》又名《南华经》,既是哲学经典,又是文学经典。就文学类型而言,《庄子》更是以象征文学为主体,集浪漫、现实、象征三大文学类型于一身的复合类型的文学经典。

  浪漫文学的奇谲与虚幻

  毫无疑义,《庄子》具有浪漫型文学的诸多特征,首先应属于浪漫型文学。浪漫型文学是侧重以超现实描写和抒情的方式表现主观理想的文学形态,又称理想型文学,其基本特征是表现性和虚幻性。《庄子》完全符合这一概念和特点。

  古人读庄论庄“每每奇之”(罗勉道《南华真经循本释题》),这所谓的“奇”,在很大程度上正是“浪漫”的同义语。今人更将“浪漫”作为庄书的首要特点,多有精妙之论。在笔者看来,《庄子》大量作品的精神实质,是超越现实,追求理想。庄子有感于现实的苦难、人生的艰险和人性的异化,热切向往并积极追求无待逍遥、绝对自由的人格理想和“至德之世”“建德之国”的社会理想,这是《庄子》一书的灵魂和旨归所在,也是其作为浪漫文学的核心和关键所在。

  《庄子》中的浪漫作品,艺术特色十分鲜明。大体说来具有以下四大特征:一是宏阔奇妙、超凡入化的艺术境界;二是虚幻荒诞、光怪陆离的文学形象;三是奇特大胆、精彩绝伦的夸张手法;四是笔端含情、深挚浓厚的抒情色彩。而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善用想象和夸张。正如前人所言,庄子以非凡的想象力,“创为不必有之人,设为不必有之物,造为天下所必无之事”,所写人物、故事,多“空语无事实”。他动辄“三千里”“九万里”“五百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意出尘外,怪生笔端,辞无端涯,语多放诞,无所不用其极,从来无人及得,就连后来最善夸张的浪漫诗人李白,在庄子面前恐怕也难免小巫见大巫了。王国维就非常欣赏庄子那种“言大则有若北冥之鱼,语小则有若蜗角之国,语久则大椿冥灵,语短则蟪蛄朝菌”的伟大想象和极化夸张。由此可见,《庄子》确实可称为比较典型的浪漫型文学。不仅如此,由于作为文学源头尤其是浪漫文学源头的神话属于“不自觉的创作”,因而《庄子》还是我国最早的浪漫文学创作,是我国浪漫文学创作名副其实的最早“范本”。

  现实文学的再现与批判

  现实型文学是与浪漫型文学相对应的侧重以写实方式再现客观现实的一种文学形态。与浪漫型文学表现性、虚幻性之特征大异,它的基本特征是再现性和逼真性。根据这一特性,我们发现,《庄子》中不仅存在大量公认的浪漫文学杰作,而且存在数量相当可观的现实文学珍品。

  《庄子》一书,旨在表现理想,但批判现实与追求理想往往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侧面。对现实的不满、批判,是追求理想的基础和动力,并不断激发追求理想的热情和勇气;对理想的向往、追求,则更能洞见现实的黑暗、恶浊,从而增强批判的深度和力度。二者相辅相成,和谐统一,在庄书中几乎是同时并存的两大主题。加之庄书是由单篇文章和众多各自独立又互相联系的寓言故事组成的,所以在拥有大量奇美的浪漫作品的同时,也存在不少优秀的现实作品,闪耀着绚烂夺目的现实文学光辉。

  据笔者考察,《庄子》中的现实文学作品,大致有三种存在形式:其一是有一些比较完整的篇章,如内篇的《人间世》,外篇的《山木》《骈拇》《马蹄》《胠箧》,杂篇的《让王》《列御寇》等;其二是散见于各篇的一些现实型寓言故事,如“不龟手之药”(《逍遥游》),“丑女效颦”(《天运》),“惠子相梁”(《秋水》),“庄周贷粟”(《外物》)等;其三是一些现实与浪漫相结合的作品中包含着一定的现实文学成分,如著名的“庖丁解牛”(《养生主》)等。《庄子》中这些现实文学作品,其思想内容是相当丰富深刻的。概括起来,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其一是深刻揭露了统治阶级的昏庸残暴和社会现实的黑暗恐怖;其二是对奸诈、贪鄙之徒的鞭笞、讽刺和对一般愚盲、可笑之人事的揶揄、讽谕;其三是对现实中一些正面人物的颂扬和表彰。《庄子》中的现实文学作品,在艺术上也颇有特色。首先是开创了散文领域非纪实性的现实文学;其次是开拓了批判现实文学的新天地;再次是进一步开发了讽刺文学园地。此外,庄子还非常注重客观感性状貌和细节的逼真,“笔笔写出,心细如许”,“曲尽其态,虽画笔之工,曾不是过”,因而被闻一多称为“写生的妙手”。总之,《庄子》又可称为中国现实型文学的伟大拓源者,对后世现实型文学也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象征文学的寄寓与超逸

  象征型文学是一种侧重以暗示的方式寄寓审美意蕴的文学形态,其基本特征是暗示性和朦胧性。以此理论观照《庄子》,我们更惊奇地发现,《庄子》寓言非常符合并完全具备象征型文学的概念和特点,而且《庄子》基本上属于寓言,即所谓“寓言十九”,那么,《庄子》就不仅分属浪漫型文学和现实型文学,更应统属于象征型文学。

  《庄子》自谓其文是由“寓言”“重言”“卮言”组成的“三言”体,其中“寓言”最多,占十分之九,又包含着“重言”,连带着“卮言”,因而可简称为“寓言体”。这种“寓言体”就文学类型而言,又自然属于象征型文学。首先,寓言本来就是一种取象以寓意的象征文学,庄子“寓言”的最大特点就在于它的寄寓性,言在此而意在彼,这正好符合象征文学间接暗示性的特点。其次,由于形象大于思想,特别是“寓言”言在此而意在彼的寄寓性,庄子寓言的意蕴隐晦艰深,朦胧多义,颇多歧解,这又符合象征文学朦胧多义的特性。再者,象征文学为了寄寓审美意蕴,或凭借想象虚构非现实形象,或对客体形象进行变形化、拟人化的加工处理,使其具有超越自身的内涵,庄子寓言正是这样。此外,寓言是由比喻发展而来的,是比喻的高级形态;象征也是由比喻发展而来的,是比喻的高级形态,其艺术本质是相同的。由此可见,庄子的“寓言”,实即象征。庄子寓言在思想与艺术相结合的总体风貌上,还具有寓真于诞、寓实于玄,辞趣华深、文思超逸,词断意接、词接意变之特点。

  在庄子之前和同时,象征和象征文学早有渊源,且逐渐发展。不过《诗经》只含象征因素,《周易》《论语》只有寓言雏型,《国语》《左传》《墨子》《孟子》中寓言极少,一鳞半爪,不成大观,属于不自觉的创作。及至庄子,异军突起,后来居上,自觉创作了大量意蕴丰厚深邃、妙趣横生的哲理寓言(约200则),形成了“寓言群”,创立了“寓言体”,从各个方面把寓言推向成熟的阶段,并成为后世难以企及的一座高峰。闻一多早在其《庄子》一文中就说过:“寓言本也是从辞令演化来的,不过庄子用得最多,也最精,寓言成为一种文艺,是从庄子起的。”显而易见,庄子是中国象征型文学无可争议的第一位大师。庄子寓言对后世象征型文学也有着深远而巨大的影响,甚至对西方现代派象征文学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多种形态的联通与浑然

  《庄子》的浪漫型、现实型、象征型文学三者之间又是相互联通、浑然为一的有机统一体。它犹如“怒而飞”、抟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大鹏,浪漫文学和现实文学分别是它那如垂天之云的两大巨翼,象征文学则是联通两翼、合而为一的硕大身躯和整体——它就是这样一个以象征文学为主体将三大文学类型集于一身的复合体,高高地翱翔在中国文学的万里长空。

  文学理论告诉我们,文学作品的不同类型是在人类文学活动发展的历史中形成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其文学类型呈现不同的结构形态。在文学发展的初级阶段,现实型、浪漫型、象征型文学初步形成,但还没有获得各自独立的形态和地位,往往是浑然结合在一起。就一部作品而言,往往兼具几种类型特征;就艺术地位而言,没有哪一种类型在某阶段雄踞霸主地位,代表着某种文学潮流的主要倾向。我国先秦时期的文学作品正是这样。比如《诗经》,既以反映现实为主,又以比兴为基本表现手法而含有一定的象征因素。又如楚辞,既有现实的抒写又有寓意象征,更有理想色彩和浪漫精神。《庄子》正处在我国文学分类初步形成的时期,不仅文史哲浑然不分,而且呈现为含浪漫、现实、象征三种文学类型于一体的特殊风格。这种复合类型,固然有其初级性、未独立性、不发达性的一面,但其浑朴的、圆整的初级形态,又往往比后世的纯文学及单一类型文学内容更浑厚、更丰富,艺术更多样、更完美,影响更广泛、更深远。甚至像前人所说,还有一种浑圆无迹的,让人分不清内容与形式、思想与艺术,永远捉摸不透、解释不完、开发不尽的极高的审美价值和典范效用。我们在学习研究先秦文学的过程中对此颇有感受,而在研读《庄子》时感受尤为深切。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刘生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