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交叉学科
邵六益:破解“李雪莲式”的法治困境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政法伦理
2018年03月09日 19: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邵六益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6年前,电影《秋菊打官司》在法学界引起了广泛、深入的讨论,这种热度至今不减,“秋菊”也成为社科法学研究范式中的“常客”。2年前,冯小刚执导一部与法律有关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尽管票房不错,但在法学界的影响可谓雷声大雨点小,鲜有人关注。《秋菊打官司》以朴素的风格去说一个看上去很真实的故事,它让我们淡淡地想起了法律;“秋菊的困惑”有一个清晰的问题意识——在现代法治与“本土资源”相遭遇的“下乡”过程中,官员、乡村长老(村长)、老百姓该如何自处,法治如何建立。《我不是潘金莲》自始至终都在有意地蹭法治的热点、有计划地针砭时弊,但主旨并不那么清晰,没有引出多少学术上的思考,整部影片给人的感觉就是“李雪莲”的困境是无解的。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异?本文无法对所有法律问题都有所涉及,仅仅关注“李雪莲式”的困境到底应该如何解决。

  艺术与现实:电影叙事逻辑的断裂

  电影改编自刘震云的同名小说,一方是女主角李雪莲,为单位分房和生二胎,她与丈夫商量假离婚,不料丈夫假戏真做,李雪莲要求法院先判此前的离婚无效,给她复婚,然后再判离婚;另一方是各级官员,但法院、县长、市长都无法满足李雪莲的这个“无法律依据”的要求。李雪莲认(死)理,不断上访,最终在中央首长的压力下,省里罢免与此相关的各级官员。但是李雪莲又对前夫的一句“我看你是潘金莲”耿耿于怀,继续上访,新任的各级官员一改此前的推诿态度,“积极”地通过攀亲戚、送温暖、监视看护、帮忙找对象、进京接访等方式去平息李雪莲的缠访缠讼。政府部门投入大量资源处理李雪莲问题,结果并不令人满意,最终李雪莲前夫的意外死亡才终结了上访,此时李雪莲只是因为认命而停止上访。

  影片花了很多笔墨去细致地描述各级官员的处理措施,但是似乎又缺少了什么,我们可以从一个细节发现这种有意无意的缺失。李雪莲在连年上访无果后,在一次与牛的“交谈”后想通了,决定不再去上访,但是官员们却将此当作玩笑和戏弄。天赐的良机丧失,上访和官员围追堵截的死循环重新开启。的确,在正常人眼中,听了牛的话看似不可理喻,但是在李雪莲的生活中,这并不荒唐:影片中李雪莲真正的亲人很少,除了不愿为她杀人的弟弟外,关心她的人就只剩下各怀私心的屠户和厨师;家里除了她之外唯一能“说话”的就是牛,对于这样一个孤独、执拗的农村妇女来说,她听了牛的话并不稀奇。

  然而,法院院长、县长、市长都无法理解李雪莲的辛酸泪,而将她的话当作谎言和荒唐语。正是在这里,我们发现电影的漏洞,实际上,一线的基层官员一般都可以理解,李雪莲听从牛的话不上访,比写书面保证书更可靠。如果说电影所展现的官场百态很写实、很走心的话,那么此处更多是艺术处理了,故意将官员描写得如此“不接地气”,以便为后面的情节做铺垫。当然,小说也好,电影也罢,并非一定要写实。但我们须明白,电影所构建的看似逻辑严密的故事叙事在此处是断裂的;放在中国现实的基层政治中,大多数上访、无理上访、缠访缠讼在此时是可以终结的。在党和国家要求的官员伦理中,践行群众路线是基本的要求,官员对其直面的老百姓的事情可谓是了如指掌。

  也正是在这里,我们发现,尽管影片多次呈现了基层官员的“走心”拉拢,但我们很容易发现这套运作中有意缺失了很多角色:李雪莲的父母、拐弯村村干部、李雪莲的大儿子(李雪莲后来所说,她当初假离婚也是为了生二胎,农村的计划生育政策一般是第一胎生儿子不许再生二胎,由此推断她的第一个孩子是儿子)。正是这些未被影片关注的“不在场者”,才是经典群众路线实践和维稳工作中的关键。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的确可能不让孩子出现,但是在劝说李雪莲和前夫时,完全应该搬出他们共同的儿子,这几乎是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中国人都知道的事情。可偏偏影片中的官员都不会,王公道七拐八弯地认李雪莲为“大表姐”,却不知道大表姐与前表姐夫有个共同的儿子。这是很荒唐的,我们无法认为这是基层官员的真实写照。当然,电影需要艺术加工,可以省略,可以夸张,可以写实,也可以魔幻。但是,如果我们要将电影反映的现象直接拿来分析现实、针砭时政,则一定要区分出艺术表达与现实之间的差别。

作者简介

姓名:邵六益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