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徽学
徽学研究超越地域限制
2013年10月29日 10: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9月9日第499期 作者:吴楠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徽州文化博大精深,除了史学之外,哲学、文学、艺术、宗教等诸多方面的研究均有待深入,唯有如此,方能全方位地支撑起一门学问的各个分支齐头并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将徽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来建设,也有助于凝聚多学科的力量,共同推进徽州研究的发展。

  长期以来,徽学被称为与藏学、敦煌学并列的“三大地方显学”,这一说法却在学界引发相当大的争议,对于徽学研究者而言,重新定位徽学研究,反思其学科边界也成为了绕不开的命题。

  成形于20世纪80年代的徽学是一门以历史学科为主、多学科交叉研究的综合学科,其研究对象涵括新安理学、新安医学、新安画派、徽派朴学、徽州工艺和戏曲、徽州宗族、徽州土地制度、徽商、徽州村落、徽州民俗、徽州方言、徽派建筑等,其研究空间以历史上的徽州一府六县为基本范围,时间跨度则从宋代徽州之名的正式确立到清代末年。

  不应称徽学为地方学

  “有地域限制不一定就是地方学,把徽学叫做地方学,至少是不准确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栾成显表示。

  “毫无疑问,徽州的文化遗存有其地域性的限制,徽州的历史文化也富有地方特色,这些都是徽学研究的重要方面。但由于徽州的重要历史地位及其典型意义,徽学研究又远远超出了地域性局限,而具有普遍性意义。”在栾成显看来,徽学的研究价值之所以大于地方学,在于徽州文化代表了古代中国自宋代以来的主流文化。徽州地处江南,虽不在长江三角洲核心位置,宋以后却一直属于全国最为发达的经济文化圈之内,徽商天下闻名,文化昌盛,新安理学和徽派朴学都是当时主流文化的一个代表。不少中外学者把徽州当作研究明清社会的一个切入点。

  栾成显补充道,强调徽学高于地方学并不是为了抬高徽学。“其他地方都没有像徽州那样遗留下如此多的研究资料。粗略估计,仅徽州文书的数量就已近100万件,20世纪后半叶大量徽州文书的面世,堪称该世纪历史文化方面的又一大发现。”

  不必过早厘定徽学边界

  当徽学研究范围超越地方学,其边界问题亦随之而生。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王振忠表示,明清以来,徽州是高移民输出地区,徽州人迁往全国各地务工经商,并在各处落地生根,这对于明清以来中国社会的变迁,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徽学研究涉及的地域范围并不囿于徽州本土的一府六县(所谓“小徽州”),而是涉及整个中国,特别是徽商活动的核心地区长江中下游(所谓“大徽州”)。由于“大徽州”的存在,使得徽学研究不是仅仅局限于研究徽州本土的地方学,而是一个涵盖广阔地域空间的学问。他直言,“徽学并无边界,凡是与徽商活动有关、徽州文化辐射所及的事件或史实,都属于徽学研究的范畴。当然,徽学研究的核心还是历史学研究,特别是社会经济史和社会文化史的研究。”

  “为了更好地研究徽学,我认为不必过早地圈定徽学的边界,否则容易束缚学者的手脚,不利于徽学的发展。”安徽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教授王世华明确提到。

  为此,王振忠更倾向于称徽学为一门“学问”。他认为,当下的徽州研究正从传统历史学领域单纯的明清社会经济史研究,逐渐转变为对徽州历史文化加以综合性探讨的一门独立学问。“徽州文化博大精深,除了史学之外,哲学、文学、艺术、宗教等诸多方面的研究均有待深入,唯有如此,方能全方位地支撑起一门学问的各个分支齐头并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将徽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来建设,也有助于凝聚多学科的力量,共同推进徽州研究的发展。”

  多方合作共建徽学未来

  虽然徽学有着相对数量丰富的研究资料遗存,但学者们纷纷表示当前徽学研究的首要问题在于资料的公开。“现在的状况是虽然已经出版了不少徽州文书,公布了3万份左右,但相对于学者估计的数量而言,还是很不够的。目前,一些人手中控制大量资料,或秘而不宣,或待价而沽,价格被炒得越来越高;还有一些单位控制了不少资料,既秘不示人,也不整理公布,这些都严重影响了徽学研究的进展。”王世华坦言。

  王振忠也认为,一方面,徽州族谱、文书等散藏于各地的收藏机构,而这些资料还远未被学者悉数发掘出来;一些已经发现的史料,尚未得到利用。另一方面,民间收藏的徽州文书也不断出现。因此,在未来的数十年内,对新史料的收集、整理和研究,仍然是徽学研究的重要工作。此外,对于海外学者的优秀成果,亦应加大介绍和翻译的力度,相互借鉴,以推进徽学研究朝向纵深发展。

  对于这一问题,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主任卞利向记者表示,该研究中心作为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已着手开展徽州文书的系统整理与出版,徽州文书和徽州家谱等专题数据库建设正在进行中,不久将会逐步对中外学者开放。自2000年之后,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集中推出了两种出版计划:一是徽州文书出版计划,首先对徽学研究中心收藏的1万余件徽州文书进行集中整理出版,并拟定相关藏书单位和个人收藏徽州文书的出版计划,目前已整理出版《徽州文书》4辑40卷;二是推出了《徽学研究资料辑刊》,即把徽学研究中最重要的珍稀典籍文献予以点校整理,目前已出版10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徐雅维)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