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栾成显:新材料、新问题与新学问、新潮流 ——兼谈徽学的学术定位问题
2018年11月19日 14:3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栾成显 字号
关键词:研究;学术;徽学;学问;徽州文书;遗存;文化;敦煌;文书档案;学者

内容摘要:徽州文书原为民间所藏, 20世纪40年代抗日战争胜利后开始少量面世, 50年代为徽州文书的首次大规模面世,改革开放以来则是徽州文书的又一次大规模面世,或称“徽州文书的再发现”。……50年代末,徽州民间文约大量流入北京,为徽州研究的深入提供了第一手资料,使我扩大了研究的范围,展开了明清时期徽州社会阶级结构、土地租佃关系诸方面的探索。毫无疑问,徽州的文化遗存有其地域性的限制,徽州的历史文化也富有地方特色,而另一方面,由于徽州的重要历史地位及其典型意义,所以徽学研究又远远超出了地域性的局限。徽学乃是以徽州文书档案、徽州典籍文献、徽州文物遗存为基本资料,以徽州历史文化为研究对象,进而探索中国古代社会与传统文化的一门综合性学科。

关键词:研究;学术;徽学;学问;徽州文书;遗存;文化;敦煌;文书档案;学者

作者简介:

  20世纪以来,随着史学理论的革新和新资料的发现,一批新学问诸如甲骨学、简帛学、敦煌学、藏学、徽学等相继产生。这些新学问,自其诞生之日起,蓬勃发展,长盛不衰,时至今日,其中多已成为国际性显学。然而,关于这些新学问的学术定位问题,至今仍说法不一。或认为其是一种“地方学”,如伴随徽学的兴起,一直有“敦煌学、藏学、徽学三大地方显学”的提法,至今依然;或在学科定位时,不被视为学术研究的主流,而将其边缘化;即使专门从事这些学问的研究者,对这个问题也不都是十分明确的。

  那么,究竟应该如何认识这些新学问?它们在20世纪以来的学术研究中到底处在怎样一种位置?其实,关于这些新学问的学术定位问题,早在20世纪之初,国学大师王国维、陈寅恪等就有十分明确的阐论。“古来新学问起,大都由于新发见”,王国维的这一著名论断已多被引用和论述。与此同时,我们还应关注陈寅恪的精辟阐述:“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治学之士,得预于此潮流者,谓之预流(借用佛教初果之名)。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史之通义,非彼闭门造车之徒,所能同喻者也。敦煌学者,今日世界学术之新潮流也。”(陈寅恪:《陈垣敦煌劫余录序》)

  这段文字虽只有寥寥数语,却点出了古今学术发展的通义,堪称精论,而成为关于学术发展史的经典性论述。其意蕴深刻,具有多层涵义:首先,学术发展是与时俱进的。学术研究如其他事物变迁一样,也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每一个时代的学术研究,都“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而不是完全重复过去老一套。这是学术研究发展的一种规律。其次,何谓时代学术之新潮流。陈先生指出,以新材料研究新问题,即谓时代学术之新潮流。新材料、新问题,是构成时代学术新潮流的两大基本要素。一般地说,新学问的产生大都由于新发现,即有了新发现与新材料才会有新学问,而陈先生在这里还提出了“新问题”这一概念。所谓“新问题”,当指时代提出的新课题。实际上,新材料与新问题,二者实为一种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新材料的重大发现促进了新学问的诞生;而新问题的出现,理论上的革新,则开拓了材料发掘的新视野。

  20世纪以来学术研究的发展历程正是如此。虽然每个时代都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但20世纪以来,无论是新材料,还是新问题,都与以往时代显著不同,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在新材料方面,20世纪初期,中国学界即有甲骨文、汉晋简帛、敦煌文书、明清内阁大库档案等新资料的发现。其中如甲骨文、汉晋简帛、敦煌文书等更是中国学术史上千年未有之重大发现。在新问题方面,有关学术研究的目的宗旨、对象范围及理论方法等,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革。学术研究的宗旨发生了很大变化,从过去的一般表象记述变为力求作出科学分析;研究对象与范围大为扩展,涉及整个社会各个方面;特别是中西文化的碰撞与交流,大大促进了基本理论特别是唯物史观的传播与应用,研究视角多维,研究方法多样,呈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态势。

  20世纪以来,与此前根本不同的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也被要求像自然科学那样,重视对研究对象进行整体把握、结构分析、宏观概括、个案剖析等等,强调科学论证与科学分析。如众所知,中国传统学术亦重考据,其中不乏科学论证的因素,但与新时期所运用的科学论证方法还是有所不同;又如传统考据多以文献证文献,利用资料的性质和范围都是有限的,而新时期的学术则提出更高的标准,要求在研究中自觉地运用科学的方法,对研究对象作出科学论证和科学分析。这就必须重视原始资料,重视第一手资料的发掘,重视典型资料的运用,走出以文献证文献的圈子。新时期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另一个重大变化是研究视角与研究方法的多样化。与此相对应的是,要求研究资料的多样性、系统性与综合性。于是,研究资料采用的范围大为拓展,除了文书档案这类一手资料之外,诸如墓志石刻、出土文物,禆史笔记、谱牒家乘,乃至田野调查、图像史料等等,都成为学术研究的基本资料。前述20世纪以来新资料的重大发现,如甲骨文、汉晋简帛、敦煌文书、明清内阁大库档案等,都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均属第一手资料,十分典型,且数量巨大,种类繁多,具有系统性与综合性的特点。这些特点,正与社会科学研究的根本要求相契合,成为新时期学术研究之最佳资料选择。所以,自其发现之日起,就引起了中外学者的广泛关注,遂以这些新资料为中心,形成了各自的新学问,从而构成了20世纪以来学术研究之一新潮流。

作者简介

姓名:栾成显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